[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杜明容:救命钱被枪,控告反被教养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是上访民杜明容。女、吉林省白山市人。
     中共统治初期,把那些所谓的地主,富农,资本家等抢劫一空。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些靠抢劫起家的流氓政府,不但没有改变抢劫的本性,更加明火执仗把罪恶的双手伸向弱势者的救命钱。 (博讯 boxun.com)

    2007年3月3日中午,我们(访民)在北京幸福路路过,既全国罪高法院接待室附近一条小巷。整个小巷狼烟四起`,中共的两会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倾巢出动的保安(警察在巢穴里指挥)在流氓政府的怂恿下,像凶残的野兽吞噬着过路的访民。疯狂的抓捕,殴打,侮褥、、、、、、、访民的哭喊声和保安的辱骂、殴打声交织在一起,恐怖的场面世人罕见。所有在此路过的访民都被保安凶残的拖进路边等待的公交车上。我没有躲过中共祭起屠刀,被押进马家楼。
    马家楼是人间地狱。在那里中共双手沾满了访民的血。
    下午,我被省驻京办截匪交给地方,既白山中院(多年来我告的就是白山中院的贪官污吏)残暴的警匪立即给我戴上手铐和脚镣,我当时没有因任何反抗。它们又在我戴的手铐和脚镣之间加了一副脚镣,让我的身躯弯曲在45度内,就这样把我押进白山市拘留所,拘留了15天。
    在拘留所的值班室里,押回我的警匪(警号220602)抢走我两部手机。其中一部是她人的。还有我多年来的全部积蓄1100余元和其他物品。这1100多元是我的救命钱。我患有子宫肌瘤等病,需要很多钱。为了早点治病(我白天上访)起早贪黑,检矿泉水瓶,废报纸等卖,一角钱,一角钱攒的。为了多攒点钱,早日治病,我舍不得花钱住旅馆。晚上住地下通道,火车站,大桥 底下。检拾垃圾吃。但是就这一点点救命钱,警匪也不放过,毫无理由的抢走。我向他们要收条,他们也不给。
    3月17日新建分局的宋国安和中院狼狈为奸,在拘留我15日没有执行完的情况下,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再次对我拘留10天。两次拘留都不给我拘留决定书(只是口头告知;该你加了10天,也不说为什么被拘留和为什么加10天)。我要过多次被告知;上访人被拘留不给拘留决定书。这是即将崩溃的流氓政府新的法律规定。
    3月18日我的病情加重。我向他们要求用我被抢走的1100余元治病。他们却毫无人性地拒绝了。
    中共抢劫已抢到了最底线 ,他们的脸皮比地皮还厚。弱势者的救命钱都抢,他们还是直立行走的动物吗?中共真是魔与兽结合的物种。
    3月20 日我向白山市公安局,检察院,政法委,中纪委提起控告。控告中院法警(警号220602)抢我的救命钱,这是我在拘留所里向魔告兽。
    3月23日新建分局向我告知二年教养决定。我和告知人说;“如果我不控告中院法警公开抢劫,我不会被劳教的”。告知人说;“这是你的事,对我无关。
    这些劫匪怪兽敢在华夏大地明火执仗,践踏人权,捏造事实,制造冤狱,真正的元凶首恶是中共当局。
    3月28日我戴着背铐被捆在警车上押进吉林女子劳教所。押送我的法官孙继茂,厚颜无耻地说;“你的手机没收了,你在这里享两年福吧,出去愿告谁随你告去,我看你能告赢吗?”
    孙继茂这个无赖道出了中共邪恶的无耻加泼皮的嘴脸,是黑色政权的流氓本性赤裸裸的暴露。
    我的手机不但被没收,这些无赖还用我手机里的电话号到处骚扰我的亲属和朋友。更卑鄙的是冒充访民给我亲属和朋友打电话,诋毁,诬陷我(我亲属和朋友的电话号,我没给过任何人)。我不知道流氓政府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对我亲朋的骚扰。
    我向新建分局的爪牙要劳教决定书,那爪牙说;“上访人被劳教,不给教养决定书。这是上面决定的。
    为了要到教养决定书,在教养所里我绝食向流氓政府抗议。最终是死神光顾我也没有得到教养决定书。
    
    两年的劳教结束了,可是中共这个恶魔对我人权的践踏并没有结束。为了达到不让我揭露他们的罪恶。无耻的诬陷我;给人算卦,诈骗一万元的所谓罪名(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根本不会算卦,也从来没给人算过卦)。试问流氓政府被骗人是精神病?还是中共当局是精神病?,一万员能站的住脚吗?为了达到不让我上访,竟然编造出这么无耻的罪名来陷害我。真是下流无耻到了极点。中共当局凭空捏造真是举世无双。
    中共践踏人权,明火执仗等罪行斑斑在册,罄竹难书!
    苍天俯瞰着中共的罪恶。她告诉地球人;这是中共灭亡的前兆!是末日的来临!!!
    
     杜明容。电话1326453966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