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看看地方政府的嘴脸-长庆油田“棒棒队”撂倒20余民警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引子:事发长庆油田分公司第四采油厂和榆(林)(长)庆公安分局的机关办公区,当进出的大门被封死后,200多名全副武装的“棒棒队”狂殴办案民警,暴力阻止执行公务的警察带走一个刑事犯罪分子。此时,党和人民的暴力“机器”被打得四处逃窜,仓惶中有的脱调警服越墙逃出,有的被一米多长的棒子抡倒在地,有的哭喊着让快叫救护车。然而当救护车呼啸而至后却无法进入封锁的办公区,重伤警察抬不上救护车。这种混乱的局面持续了5个多小时。 陕西靖边:长庆油田“棒棒队”撂倒20余民警
     (博讯 boxun.com)

    狂砸三部警车 强阻救护车辆 狠击民警头部
    
     3月8日,正值全国“两会”期间,在盛产石油的陕北靖边县发生了一起暴力袭警事件。办案民警在长庆油田分公司第四采油厂的办公区,依法传唤一名刑事犯罪分子时,遭遇200多名全副武装的“棒棒队”狂殴,先后导致26名警察受伤住院,3部警用车被砸坏,引起当地干部群众的强烈不满和愤慨。 3月6日下午3时许,靖边县公安局接群众报案:在该县镇靖乡狼窝沟村发生了长庆采油四厂杨米涧作业区“棒棒队”殴打当地群众事件,致使村民刘继梅(女)、杨秀芳(女) 两人受伤。县公安局立即指派石油保卫大队民警赶赴现场调查。经现场调查和群众指认查证,主要指挥和动手打人者为长庆采油四厂杨米涧作业区护矿队一中队队长杨亚荣(男,26岁,甘肃省平凉市泾川县人),办案民警依法将其口头传唤回县公安局接受调查。在办案民警询问过程中,杨亚荣自称叫李龙。后经查证,其真实姓名叫杨亚荣,为长庆采油四厂杨米涧作业区护矿队一中队队长。
    
    
     鉴于长庆和地方长期以来积怨的矛盾,靖边县决定由榆庆分局出面担保后将其取保候审。3月7日上午9时许,办案民警李颖、马林到县医院询问受害人刘继梅,发现她仍处于昏迷状态。办案民警考虑到可能有严重的后果,立即汇报县公安局有关领导,县公安局派办案民警李颖、马林、马忠、许永锋4人到榆庆公安分局,见到榆庆公安分局副局长常更生,要求榆庆公安分局协助传唤杨亚荣,接受进一步调查。但截止3月8日上午10时,杨亚荣仍未归案。 当日上午10时50分,办案民警得知杨亚荣准备从天赐湾回靖边县城长庆采油四厂,由张爱敏、王世震、李颖、让锋、马林、许永锋、刘汉军等7名民警,分3路分别到高速公路靖边县西收费站、靖边东收费站、靖边南收费站守候杨亚荣。11时50分许,杨亚荣等3人乘坐一辆猎豹警用车(车牌号为陕K-0238警)到达靖边西收费站出口,在此守候的办案民警李颖和马林立即对车辆进行拦截未果,杨亚荣强行向长庆采油四厂方向逃逸,办案民警紧追其后进行追逃,并通知其他两路民警协助。办案民警一直追至长庆采油四厂后院停车场内才将其拦住。民警向杨亚荣通报了有关情况,但该杨不开车门,拒不配合民警依法执行公务。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民警强行打开车门,在带离杨亚荣时,民警遭到与杨亚荣同车人员的殴打。于是,民警随后将杨亚荣等3人(另外两人已构成妨碍执行公务罪),分乘3辆车(其中一辆带有明显的警务标志)带离后院。当车行至采油四厂大门口时,保安拒不开大门,遭到采油四厂二三十人的无理阻挡。 僵持期间,榆庆公安分局副局长常更生来到现场,在民警说明有关情况后,常更生表示,不同意办案民警将杨亚荣等3人带离现场。此时,长庆采油四厂的职工越聚越多,同时有40多人乘坐两辆面包车赶到采油四厂大门口,用面包车将大门堵住,将办案民警堵在院内,欲强行带走涉案人员,开始围攻殴打办案民警。在此紧急情况下,现场民警向县公安局领导进行了汇报,请求支援。 本靖边县公安局派出副局长艾和平、蒋毅,副政委白凌霄带领公安局机关值班人员和巡警大队部分民警前往现场处理案件、控制事态。当办案民警再次要求依法带走杨亚荣等3人时,遭到采油四厂100多人的围攻殴打,并向民警喷射催泪瓦斯。同时,院内长庆采油四厂10多名职工翻出大门,对院外执勤的民警进行追打,遂被民警将李鹏、王磊、李生海、郝福君、赵八龙、许增兵等6人制服,并带回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在第一波的冲突中,双方均有人员受伤。民警有六七名,长庆采油四厂有4人。当时这4人在大门口铺下棉垫子,进行现场输液,这一举动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由于杨亚荣等3人未被带走,双方仍然僵持不下。 期间,靖边县有关领导通过电话等多种渠道分别与长庆采油四厂有关领导进行了联系协调,要求长庆采油四厂有关领导出面妥善处理此事,但长庆采油四厂有关领导一直未到现场。大约两个小时后,榆庆公安分局副局长郝晓利来到现场,经靖边县公安局现场指挥人员多次与郝晓利沟通协调,郝晓利不同意办案民警将杨亚荣等3人带离现场,要求靖边县公安局当场移交杨亚荣等3人。同时表示,在移交杨亚荣等3人后,保证民警安全撤离现场。 在靖边县公安局未移交杨亚荣等3人之际,长庆采油四厂着统一服装的100多名职工不断向现场聚集,其中有数十人试图掀翻警车。次时,长庆采油四厂部分女职工从院内南边抬来四箱警用防暴头盔和盾牌,抬至大门口南楼内。见此情景,靖边县公安局现场指挥人员同意将杨亚荣等3人交由榆庆公安分局协助调查代问材料。当杨亚荣等3人刚下车后,长庆采油四厂职工中突然有一人高喊一声“打”。于是约200多名着统一服装,头戴钢盔,手持木棍、砖块、铁锹、扳手等工具的员工及部分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开始大肆打砸现场的3辆警用车,殴打车内办案民警,撬抢走2副车牌,并在院内肆意追打公安民警。此时,党和人民的暴力“机器”被打得四处逃窜,仓惶中有的脱调警服越墙逃出,有的被一米多长的棒子抡倒在地,有的哭喊着让快叫救护车。下午5时许,靖边县公安局现场指挥人员副局长艾和平、蒋毅等人被该厂职工手持木棍等工具,逼至该厂一办公楼大厅内,实施侮辱、威胁、恐吓,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混乱过程中,杨亚荣等3人借机逃脱。
    
    
     20多名警察被打伤后,仍遭长庆采油四厂职工围攻,无法及时救治。从下午4时30分直至下午6时30分,经靖边县领导反复协调,采油四厂员工才让受伤民警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尤其是在解救3名重伤员过程中,从开始与长庆采油四厂协调到同意将伤员送往医院救治,时长竟达1小时55分钟。而且县医院救护车到达现场后,长庆采油四厂紧锁大门,不让救护车进入,最后,经过赶赴现场的靖边县副县长曹锡忠、县委常委刘军的苦苦央求,在大门外停留20多分钟的救护车才准进入,在救护车返回时,采油四厂1名员工用头戴的钢盔打砸救护车。
    
    
     当天,靖边县公安局共有26名民警住院治疗,其中10人头部受伤,贺庆元、刘汉军、白向阳、冯佳等4人伤势严重。目前住院的警察伤势稳定,正在康复。
    
     靖边县公安局副局长艾和平马上就要退休了,却被打断了两根肋骨,如今正躺在病床上。妻子掉着眼泪说,老艾爱和平解决事情,没想到快要退了,却挨了“自家人”的一顿打。
    
     目前,榆林市委、市政府已经成立了事件联合调查组,认真调查此次事件,在对涉案违法人员调查取证的基础上,依法依纪严肃处理责任人。
    
    
     尽管当局表示要严处袭警的犯罪分子,但当地干部群众仍十分愤恨,担心“财大气粗”的长庆会想尽办法袒护“棒棒队”,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为争夺陕北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长庆油田和陕西好几个县企地关系紧张。为此,长庆油田高薪聘用打手,专门成立了一支 “棒棒队伍”(因每人手持1米多长的木棒或铁棍而得名),长庆称之为护矿队,其主要职能就是打、砸!
    
    
     长庆发迹于陕北。上世纪90年代,贫瘠的陕北发现了富集的石油、天然气,为长庆储备了丰富的后续资源,长庆高兴,当地老百姓也跟着高兴,期盼资源开发能给他们带来脱贫致富的机会。然而10多年过去了,老百姓发现长庆的职工住进了漂亮的楼房,开上了高档轿车,在县城出入奢靡的娱乐场所。而他们自己的生活却并没有因此发生太多的变化,住的大多还是土窑洞,光景依旧不景气。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没能“靠住”的干部、群众怎会不产生仇富心理?生存是硬道理,你不给百姓扶贫,于是他们就开始干扰生产,甚至小偷小摸;干部苦于党纪国法限制,只能干瞪眼,但只要有机会就会使点儿脾气。
    
    
     这不,靠陕北的油和气喂肥的长庆敢于打人了,他们的“棒棒队”宗旨是“往死里打,死了人也不会偿命”,事后领导会以巧妙的理由将肇事者及时调离,当地警察抓不到犯罪分子。于是像如杨亚荣这样的队长在指挥作战时自然放得很开,打得很凶。 在靖边,这支“棒棒队”骁勇善战,先后打死6名农民,打伤村民多数,然而死去的村民得不到“杀人偿命”的平等法律,只拿到了偿命钱而息事宁人。2007年10月16日晚,长庆采油三厂郝坨梁作业区265井场存放的煤被盗,照井职工张振民怀疑是当地村民杜满堂所为。次日上午8时许,杜满堂路过265井场时,张振民与杜满堂发生口角,后来二人相互殴打。上午10时许,张振民电话叫来杨勇、李智勇。三人用皮管在杜身上、头部抽打,并用皮鞋在杜头部踢打。下午6时许,杜满堂在靖边县医院因抢救无效而死亡。在和村民战争不断的情况下,这支“棒棒队”又打向陕西延长集团旗下的陕北的几家采油厂。在靖边,“棒棒队”多次打伤靖边采油厂的钻井工人,推倒钻井的井架,砸毁车辆。2006年2月25日晚12时30分左右,长庆动用了70多辆车(其中包括2辆铲车、2辆消防车、2辆高压水车),400余人手持木棍、盾牌等工具,统一着装进入青阳岔镇畔沟靖33井场。“棒棒队”采取砸毁、切割、扎吊卡、用氧气机割断固定井架纲丝绳等手段,用铲车将井架拉倒,并对井眼买施了恶意破坏,将孔内剩余的10根钻挺、2根钻杆、钻头等全部坠入井底,致使井眼完全报废,井内钻具无法打捞,造成损失260多万元。 2006年3月18日6时左右,长庆采油四厂组织了各类小车99辆、大型客车5辆、“棒棒队” 600余人向靖边县青阳岔镇畔沟方向驶去,砸毁了靖边采油厂的l2辆污水车、4辆吉普车、l辆面包车、l辆中轿、l辆皮卡、2辆庆铃、2辆三菱车,抢走索尼摄像机一部,打伤2人。随后又到青阳岔镇庙界村靖21071井场,砸毁工程车l辆并对钻井设备(除井架外)进行了破坏,致使钻井设备和井眼全部报废,随后又砸毁小车25辆,打伤4人,返回途中在杨桥畔乡贾家湾大桥附近,又砸毁3辆吉普车。此次事件共砸毁车辆52辆,打伤14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400多万元。
    
    
     此次他们竟然打向警察,用高压态势来镇压陕北的干部民众。然而,得不到公平利益分配的陕北人,誓言与放浪消费的长庆人斗争到底。只要穷百姓与富企业存在收入鸿沟,这对矛盾将永远无法停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