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一男子因土地被征执着上访5年 被打断手脚(图)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9日 转载)
    
    来源:羊城晚报
     “想要回被征走的土地,没想到却被人打断手脚。”昨天下午,仍然打着绷带的受害人丘家厉在家中向记者说:“虽然我当场就认出了凶手,可是凶手目前仍然逍遥法外。”
    
    丘家厉是韶关市曲江区白土镇苏拱村村民,据他反映,上月3日中午,他骑着自行车从韶关市武江区龙归镇赶集回家途中,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棍打倒在地,等他翻身起来,发现一辆无牌农用车上跳下两个人,手持一米多长的实心铁棍,冲他一阵暴打。没多久,他就被打昏,等他苏醒后,发现自己已经被凶手从马路右边打到了左边,立刻大声呼救。由于正是当地圩日,不少赶集回来的农民闻讯赶来,凶手连忙上车逃跑。丘家厉忍着剧痛爬到车前,看到坐在车上的是苏拱村原村委会副主任冯宝林。
    
    等警方赶到现场时,暴徒已经驱车逃跑,丘家厉随即被送往粤北人民医院抢救。粤北人民医院的曾医生告诉记者,丘家厉全身手脚多达6-7处骨折。
    
中国一男子因土地被征执着上访5年 被打断手脚

    
    丘家厉说,尽管省里早就下发了停工通知,但土地仍未归还农民
    
    因征地执着上访
    
    苏拱村村民冯志祥告诉记者,2003年,曲江区以建设苏拱“金龟岭”公墓山项目和苏拱水电站为由征用了苏拱村680亩土地,其中包括水田60亩,水利塘77.1亩,开荒地山地550余亩,不少村民对此强烈反对,而丘家厉就是其中最执着的上访户。
    
    丘家厉告诉记者,公墓占用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和林地,征地价格是水田1.1万元/亩,山地和林地是2000元/亩,远低于市场价,而且墓园建在水源旁,损害了村民的灌溉渠,这些都与国家政策明显不符。
    
    记者在1997年7月21日国务院令第225号颁布的《殡葬管理条例》中看到“禁止在耕地、林地、城市公园、风景名胜区、文物保护区、水源保护区和水库、湖泊、河流的堤坝附近及铁路、公路主干线两侧建造坟墓”。
    
    记者在公墓山旁看到,在距离苏拱村不足400米的地方,一栋十多米高的大型建筑主体结构已经基本完工,从村庄越过公路,有一条修建好一半的水泥路,水泥路的两旁均是水田。村民告诉记者,这条长约400米、宽约20米的路以前也是水田,而且墓园旁不远就是附近水田的水源。
    
    一年内三次被关
    
    征地项目如期开建,不服气的丘家厉一直上告。“我终于在2004年11月1日盼来了区国土局的停工协议书,可是工程却依然照常开工,”丘家厉告诉记者,“直到我找到省国土厅,工程才于2005年9月7日正式停工,可是直到现在,公墓建筑依然没有拆除,土地也没有归还农民。 ”
    
    丘家厉等人继续坚持上访,结果是三次的关押之灾。“今年3月6日,我去韶关市国土局,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督办力度,两天后,白土镇镇长成某就带领着镇政府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闯入我家,将我押上警车,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送’进了罗坑镇老人院,”丘家厉告诉记者,“在老人院里,他们收走了我的手机,并派人24小时看守我,一关就是13天。”在4月18日和9月11日,丘家厉又被“送”进了拘留所和老人院,分别被关了7天和10天。
    
    记者来到了曲江区公安局,该局有关领导告诉记者:“公安只是配合镇政府的工作,目的是维护稳定。”该负责人也承认,丘家厉确实也没犯罪,因此抓捕和收押也没什么手续。
    
    “绝对会依法办事”
    
    再看到丘家厉的时候,不堪高昂医药费的他已经出院,现在连上厕所都无法自理,但凶手至今也没有被抓捕归案。
    
    负责此案的武江区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警方已经多次回访了丘家厉,也立了刑事案件,但是案件目前仍在调查,绝对会依法办事。
    
    记者多次通过曲江区委约见白土镇有关负责人,但到发稿时为止一直没有结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名广东民众上访北京 控告广东司法机关贪赃枉法
  • 男子因土地被征执着上访5年 被打断手脚(图)
  • 山东济宁离异母亲因上访遭抄家被迫携儿乞讨(图)
  • 十名广东访民冒险到北京上访:广东高法20万就可改判(图)
  • 广东省茂名市市区发生出租车司机上访事件
  • 哈尔滨90人到政府上访 封道1小时3人被抓
  • 公安施压迫上访的银行前职工离京/RFA
  • 公安施压迫上访的银行前职工离京/RFA
  • 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官员侵吞砖厂集体资产,控告上访情况依旧(图)
  • 武汉市连续二日有访民上访被打被抓
  • 陕北油田投资者上访要求赔偿收井
  • 甘肃上访者蓄市委打砸,传有人员伤亡(图)
  • 甘肃陇南上访人员冲击市委机关,砸坏部分车辆和办公设施
  • 江苏省高院受理并再审“上访拘留案”
  • 南通李忠琦因上访被无辜送精神病院95天/视频
  • 邯郸丛台区信访局长率队进京打死上访者(图)
  • 福建烈士亲属黄忠贵因上访遭车撞(图)
  • 因上访被劳教的拆迁户杨明休克住院
  • 天津市人民政府借奥运东风打击抱复上访人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上访有理”应成为官员共识
  • 各级行政干部在培养上访大户/吴世民
  • 田宝成、张翠平遭强拆,夫妻上访维权均遭迫害
  • 违规创设害我倾家荡产,怀疑上访暴力拘禁致残
  • 从政府门前闹上访县长下乡搞调研谈执政为民/李宏剑
  • 南通迫害上访公民/唐玉珍
  •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上访的悲惨遭遇和释放记实/刘正有
  • 老上访又一建议呼声/ 陆大椿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关于侯焕成因上访身陷于罪的情况反映/侯建斌
  • 喀什新疆籍退伍军人向中央谏言 不能动用国家机器压制上访者/周友军
  • 胡建兵:有感于“我们眼里的小事往往是上访群众的大事”
  • 不仅仅是计划生育惹的祸——有感于邵阳民办教师上访/刘建安
  • 倪文华:上访抓人,不上访上诉也抓人,江苏狠黑啊!!!
  • 钟瑞华:艰难上访路
  • 九十岁的老人把“静坐示威”日期定在他上访一周年纪念日
  • 莫让“信访联络员”变成“上访专业户”/周宏忠
  • 掀起中国夏季维权上访大潮的号召/袁红冰
  • 呼吁释放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