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大学子被逼无奈静坐示威,校方警方全体触动暴力镇压!》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5日 转载)
    
     皇皇武大,百年名校,青山犹在,精神何存?往昔名家云集,百鸟争鸣,思想活跃,书生意气。而今大师有几人,思想有多深,学生何所求,精神何处寻。可笑,可悲,可叹,可怜。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博讯 boxun.com)

    
    学生求学遭遇挫折,老师刁难自寻开心
    
     武汉大学天健学社以修习传统文化,思想交流讨论为核心。多年以来举办的活动深受校内外学生的喜爱。尤其是所申办的讲座更是场场爆满。然而我们每办一次活动,都要看够团委“王志军委员”的脸色(实在是不忍心把老师的称呼用在王志军这样的人身上,所以叫他“王委员”,团委一员的意思)。诚惶诚恐的听他训话。尤其是对于本学期举办的《老子与道家智慧》系列讲座,特别邀请在武大非常受学生欢迎的张健柏老师,他的课堂经常连讲台都挤满听众。我们学社办活动,当然希望请到这样的老师。活动要办得受欢迎,社团才对得住成员啊!
    
     开始两次均算顺利,讲座也很受欢迎,可第三次突然百般刁难。我们奇怪:学生的天职是学习,老师的天职是教书,王志军作为学校的行政人员,天职本应尽力为学生和老师提供教学条件。然而我们自己找机会学习,老师义务来教,他却偏要横插一脚,野蛮干涉。不知道这是他的职务所在,还是以折腾学生为乐趣?据其他社团成员说,他们办活动的时候也常遭此君刁难,应该不会是变态吧!
    
    
    
    求助领导得到支持,怀恨在心挟私报复
    
     王志军谎称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领导压制老师,不批讲座。学生大为不满,甚至有人提出找政管院抗议。不过我们还是相信武大,于是找校领导反映情况。校方非常支持我们学习传统文化,开展第二课堂。然而,王委员得知此情况,对我们大发雷霆,甚至扬言打人,说他根本没有说过那些话,还怒吼学生:“你们胆敢去找校长?!你们去搞page~ant啊!你们去搞静坐啊!去示威啊!”可是我们天真地想,他要出出气就算了,被校领导知道可能会批评他,心里也不好过。但是他干吗要说政院的领导要他不批的,害得我们白跑一趟,还落个“诬告”的嫌疑。算了,只要教室批下来,委屈点也算了。结果忍着气一个星期每天都跑团委,按照王委员的意思补办各种手续,看他的脸色,被他辱骂!
    
     可是事情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他定要追查向校领导反映情况的同学。给人的感觉是想整人,搞文革一套。不久,那些同学便被院系领导传唤,进行多次训话。他不仅给学生穿小鞋,还转移矛盾,取缔社团。借口社团交接不合法,操办了“选举闹剧”。叫来一批并非社团成员的学生参加并投票。还安排一帮“保安”严控现场,逼得协会原会员中途离场罢选。结果我们的王委员选出了一个忠实于他的社联成员作社长。然而这位社长上任的目的,居然是要天健学社名存实亡。他自己也说“谁让你们得罪王委员的,他很快还就要提升,得罪他当然没好果子吃”!天啊,谁想得罪王委员了,每次见他都像孙子一样,连我们自己都恨自己没骨气,没有人格;可是为了办社团活动,就当是为武大的广大同学们受的委屈吧!
    
    
    
    静坐请愿以表赤诚,穷凶极恶显露原形
    
     累了一个星期,王委员不但不批教室,还操纵社团选举,取消学生的活动。这种做法令我们忍无可忍。天健学社可以不存在,社长可以不当,但我们学生的天职就是学习,当然要捍卫自己学习的权利。王志军一手遮天,我们要向领导上诉,表达我们求学的热情。我们第一次很和平的向校领导反映情况,结果没有改善反而恶化,我们以为学校的领导并不重视我们学生的要求!所以王委员才能为所欲为!为了引起领导的真正重视,我们在最后一次讲座上,数百名同学在“弘扬传统文化,开展第二课堂,坚决抗议阻挠我们学习的不和谐行为”的宣传板上签了名字。大家情绪激动,纷纷表示要page~ant抗议。但我们考虑到我们都是武大的学生,不希望事情闹大,只想表达我们对王委员的愤怒和抗议,以及让学校领导重视我们学生的想法,尊重我们学习的要求,所以采取了比较温和的方式——静坐,而不是王委员曾暗示的page~ant示威。于是,十几名学生(也包括校外的一些听课者)怀着一颗赤诚之心,抱着争取学习机会的信念,于上午十点静坐在校团委门口。高举联合签名的宣传板以及“我们要学习,要王志军老师给天健学社一个交代”的宣传板。可是开始后,始终不见始作俑者王志军委员出来做任何解释,反而出来了一大帮估计是王委员请来的帮凶,说了一大堆恐吓威逼的言语。而且大打出手,恶狠狠地撕碎了签名纸,砸烂了宣传板。但我们并没有被吓住。还是静静地坐着等待王志军给我们答复,请领导为我们平冤。可是我们等来的又是另一番狂轰乱炸。校外的一名同学被一群人强行拖进办公楼。他们假意安抚,说是理解我们,正在考虑我们的要求,却打电话通知各院系的辅导员纷纷赶过来,软硬兼施地拉我们离开。然而,我们的信念是坚定的,非要争取到学习的机会,坚持要有一个说法。就这样,滴水未进的我们一直熬到下午三点左右。终于团委某人据说是书记的答应我们要调查所反映的情况,但需要三天才给我们回复,并邀请我们到办公室去谈。我们信以为真,哪知进去后便翻脸不认人。很多人围堵着我们。说我们触犯律法。扬言要送我们去公共安全专家局。我们据理力争,并要求出去。可他们强制扣留我们,还强迫留下姓名。更令人愤怒的是,一名同学坚持要离开,里面的两位民警同志都没有阻拦,六个不知是何许人也的就一下上去把他强行按倒,并出手伤人,活活从门外硬拖回来。其惨状令人瞠目结舌。有一个女同学当场就被吓哭了。就这样一直耗到晚上六七点,所有人核实了身份之后才陆续放出。此时,大家都已心力交瘁。真的难以置信,这就是平日里为我们服务,被我们尊敬的老师吗?为申请一个教室,居然搞得如此惨淡,真是痛不欲生!(有目击者指证,打人者中有数名派出所便衣警员。)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幼稚的我们还曾天真地以为事情到此便告一段落,等领导答复我们之后便可以继续听课学习。毕竟我们的愿望很简单:就是给我们教室办讲座而已。毕竟领导说了,会认真考虑我们的要求,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参与者便开始了噩梦。一夜之间,我们这些曾被学校认定的好学生好party员,突然变成了坏学生和图谋不轨的KB分子。院系的那些团委书记辅导员们每天不断传唤我们。被告知自己目无校纪校规,无理取闹,无事生非,要我们交待不存在的事情,比如要跟什么宗教组织有联系,有什么人在背后指使等。弄得我们一头雾水,还说我们不交待就要受到严重的处分,甚至还恐吓我们要不听话就不发毕业证。不仅如此,还说我们触犯了国家法律,得承担责任。要写检讨书保证书,行为还被监控。我们觉得很是无辜。仅仅是表达了自己要求学习的心声而已,便被扣上这么多罪名。在依法治国与共创和谐社会的今天,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但是我们只能实事求是地说明情况,我们真的没有人指使,也没有那末多复杂的想法。当他们发现我们坚持原则捍卫立场之后,又采取软的策略。用助学金,勤工助学岗位等手段来收买,希望我们妥协,要我们不要继续闹下去。可是我们根本没有闹也不想闹。只是想上课而已。更有甚者,他们竟通知我们的父母。说自己犯了大错,犯了法,要被pol.ice抓起来等等。让可怜的父母亲又惊又吓,辛辛苦苦从外地赶过来,并以亲情来威胁我们认错。可是我们再傻也知道,不能别人扣个罪名给我们就承认啊!如果静坐错了,我们可以保证以后再也不静坐了!但是除此之外,我们究竟错在哪里?造成这样的局面,王委员有没有错?我们只想学习,只想听到喜欢的课。采用此种方式也是迫于无奈。但是现在要用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让我们承担所有责任,好像一切的事端都是我们挑起来的,我们怎能甘受摆布,怎能对不起自己的良知!
    
    
    
    矛盾升级蒙受深冤,何处哭诉还我清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学校先是威逼,进而利诱。搞得我们终日忐忑不安,根本静不下心来上课。三天后,团委给我们的答复依然是社团不合法。但是王志军的工作是否失误,以及静坐当天两名同学被打伤的事情竟然只字未提。与此同时,一些参与的同学还被告知我们的行为有极端组织的嫌疑,学校的“委员”们还召集学校干部(团支书)开会,说天健学社是邪 教组织,让学生们与我们划清界限!我们发现团委的一群委员们口口声声说“保护学生,同情学生”,实质上却是要把我们往死里整!想用我们的鲜血染红他们的顶子!如果是在文革时期,天健学社怕就成了“反革命组织”吧!只是不知他们还会不会想办法称我们为“KB分子”。我们真的彻底绝望了!
    
     就因为申请一间小小的教室,自己竟成了大罪人。我们欲哭无泪,欲吼无声。心中只剩下无尽的委屈和不平。我们是无辜的,我们只想听课学习,只想增长智慧。但这么一点小小的希望也被残酷的打压下去,而且蒙受如此冤屈。我们还是学生,还如此稚嫩和单纯。怎能经得起那些老谋深算,手段诡诈者的玩弄和折腾。我们要学习机会,我们要清白之身,我们要天理公道。
    
     学生求学无门被逼静坐,老师百般刁难压制打人。真的不可想象这竟发生在武汉大学,发生在共创和谐社会的当今时代。我们要问,学生有没有权利表达心声,老师有没有义务对学生负责。校园终日倡导的公平公正公开究竟在哪里?社会大力宣传的思想解放言论自由又落在何处。一件明朗简单的事偏偏被搅得复杂险恶。一颗清白赤诚的心生生被染得丑陋污浊。我们身心疲惫,我们无辜心酸,我们压抑气愤,我们痛楚难愈。但是,我们立场坚定,信心十足。因为我们只想捍卫学习的权利,只想维护自身的清白。所以,光明磊落,心正身直。
    
     书可以不读,文凭可以不要,学籍可以开除,甚至生命也可以拿走!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背上“邪教分子”的罪名过一辈子,因此我们必须不惜代价用各种途径澄清事实,并强烈抗议文革作风在武大重演,坚决要求团委公开认错,还我们一个清白!团委作为行政部门,并非执法部门,又有何权利随便判定他人是“邪 教组织”,并对外宣称?此举已严重违法,因此我们也要追究团委的法律责任!这是国家赋予我们每一个公民的权利!
    
     我们会继续携手前行,无畏无悔!
    
    
     武汉大学学生 尹慧金,彭文莉以及天健学社所有成员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