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收费站多次被冲卡后招15名打手强行收费(图)(图)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2日 转载)
     收费站多次被冲卡后招15名打手强行收费(图)
    在弥泸二级公路丫普龙收费站匝道上一群年轻人有说有笑,他们是收费站新招聘的外勤人员。
    收费站多次被冲卡后招15名打手强行收费(图)


    被打司机仍在弥勒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收费人员被过站司机打骂是常事,同一辆货车一个季度竟然从收费站冲卡逃费147次……面对逐月疯长的冲卡车辆统计数字,身兼红河州弥泸二级公路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弥泸公司)副总经理和丫普龙收费站站长的吴冬洪眉头越皱越紧。
    
      2006年12月28日通车的弥(勒)至泸(西)二级公路,是云南首条以BOT形式建设的高等级公路。由于其既不属于国道、省道,也不是县乡道路,所以没有专门的政府部门对其实施管理,全靠投资企业自己经营管理。
    
      “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本月10日,收费站临时新招了15名被当地村民称为“打手”的年轻小伙,对拒交、冲卡车辆展开强硬整治。此后,收费站的收费秩序转好,但与过路司机及附近村民的关系却变得空前紧张。“这样做也是被逼无奈。”
    
      事件:货车司机被打伤
    
      “我才下车,就被打了。他们手中都拿着‘武器’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10月14日中午12点50分左右,大货车司机李培刚经过丫普龙收费站时,与收费员发生冲突,被3个在收费站维持秩序的小伙子打伤后,至今仍躺在弥勒县人民医院住院部6楼骨神经外科病床上。
    
      回忆起当天的情景,李培刚说,他从外地拉货回来就顺便带了几吨化肥回家。到达丫普龙收费站时,收费员没有升起栏杆,并让他交费。他说自己有包交证,就把货车前移并抵着栏杆。“他们可能以为我要冲卡,坐在收费站各个匝道口的‘打手’就拿着棍棒、钢管围过来。我看情形不对,就下车交费,没想到他们却动手了。”他说,事发时至少有二三十人围着他。“头被打破流血,他们才停手。伤口有四五厘米长,缝了10多针。”
    
      家住距收费站不过30米的陈永奇说:“最近几天收费站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帮小混混,谁不交费就要挨打。”村民陈贵芬说,8日晚上,她在收费站旁的饭店吃饭,亲眼看见一个中巴车司机与收费人员发生冲突。“中巴车司机立刻就被打倒在地。”
    
      李培刚被收费站的人打伤后,当天下午2点半,石岩脚二组的村民来到收费站为其讨说法。“村民们拿着锄头、镰刀,我们被吓得动都不敢动。”收费员韩燕(化名)说,村民聚集到收费站后,先阻断了匝道,并威胁过往货车司机,谁要交费就砸谁的车。“有村民要拉开收费亭的门,我把门反锁后,村民就开始用锄头等打砸收费亭,2号、3号、6号收费亭的玻璃门窗都被砸坏。”
    
      “是他开车强行冲卡,才被拦下来的。”当天在收费站值班的三班长刘俊(化名)称,事发当日,李培刚驾车到收费站后,收费员提示他交过路费,但李培刚称自己有包交证,拒绝交费。收费员提醒他的包交证已经过期,必须交费才能通过。“他便指着收费员大骂。随后,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
    
      收费站录像资料显示,村民从当天下午2点56分开始阻塞、打砸收费站。部分村民还冲进收费站办公区,砸烂了站长办公室的办公用品,几名村妇还抓掐了正在值班的副站长王勇。“当天来收费站的村民至少收四五十人。接警赶到现场的弥阳镇派出所民警,对激愤的村民也束手无策。”王勇说。
    
     村民对收费站有诸多不满
    
      调查:冲卡司机理由多
    
      理由一:过路费收得太贵
    
      16日下午2点,记者来到丫普龙收费站。通过的车辆很少,6个收费道口只开放4个。红白相间的收费亭里,坐着几名身着工作服的收费员。每个收费匝道口都横着一根涂有反光涂料的栏杆,几个身着各式T恤、衬衫的年轻小伙坐在匝道旁。他们身旁摆放着几根木棍,大约1米长,其中一人的坐椅下还摆放着一根钢管。
    
      采访车进站。“一型车,请交费10元。”自动语音系统广播后,司机递给收费员10元,栏杆自动升起。票据清晰标注着“收费公路:红河州弥泸二级公路,站名:丫普龙。”票面上面盖有全国统一发票监制章和弥泸公司票证专用章。
    
      实际上,过往司机对丫普龙收费站的收费一直颇有微词。“过路费太贵。”泸西午街铺的陈师傅说,平日里他拉的是从泸西到弥勒的短途货物,一天要拉两三趟,过丫普龙收费站五六次。如果全部按规定交费,他一天就要过路费200多元。
    
      弥勒县城的一些出租车驾驶员称,从县城拉客到收费站附近几公里的村子,车费不过一二十元,但来回一趟却要交20元的过路费。虽然收费站规定出租车在半小时内回返可免交过路费,但有时候记不准时间,也会扯皮。
    
      由于丫普龙村委会距离弥勒县城比较近,附近很多村民的生活都与县城紧密相连。自从有了收费站后,附近几个村的很多人都购买了摩托车、自行车,为的就是进城方便些。
    
      弥泸公路上通行的主要是拉煤的大货车,大多都从泸西、师宗、陆良等地开往个旧、开远、蒙自。其中,泸西、弥勒两地货车司机占多数。起初抵制交费的是弥勒赤甸、新村等村寨的驾驶员,后来逐渐蔓延到泸西的大水塘、午街铺等地。很多冲卡驾驶员都拿昆河公路收费标准做对比,认为收费太高。
    
      石岩脚村民董鑫全称,丫普龙收费站开始收费后,对附近几个村的车辆实行包交过路费政策。他自己有一辆福田小卡车和一辆面包车,按收费站提出的包交优惠措施,去年9月至12月两辆车共交纳了240元的过路费。
    
      理由二:1.7公里竟按全程收费
    
      丫普龙村民委员下属石岩脚一、二组,湾子一、二组和山外、小寨等6个自然村小组。收费站建成使用后,有5个村小组的3000多村民都被“关”在收费站内。以石岩脚二组村为例,该村距离收费站大约有两公里,过了收费站20米左右就转入另一条进村道路,但必须经过丫普龙收费站。
    
      今年1月28日,石岩脚二组村民集体形成书面材料,要求弥泸公司让村民免费通过收费站。报告上说,从弥勒县城到该村,实际经过弥泸二级公路只有1.7公里,但村民车辆进城、回家都得交纳全程过路费。为此,要求免除进城办事搭车和搞建设所需材料运输的过路费;或是对村民机动车按实际过路里程(1.7公里)包交过路费。
    
      “如果弥泸公司不答应,村民将强行冲卡过路或重新修建一条乡村便道绕开收费站。”该村负责人说,报告早已递交给弥泸公司,但一直没有回复。
    
      理由三:新路绕开村庄影响生计
    
      不仅有车的村民不买收费站的帐,没有机动车的村民也对收费站存有诸多不满。“还有修建弥泸二级公路前,从弥勒到泸西的老公路曾直接经过石岩脚村。”村里67岁的李大爷说,2004年,开始修新路,老公路就被堵断。弥泸二级公路改成一条直线,不再绕经村庄。
    
      山外村小组副组长程菊芬介绍,路修好后,收费站竟然把他们这个只有60户村民的小村庄隔开。农忙或秋收时,大家用车拉粪草、玉米等都要交费。“一车粪草还不值10元,却要交15元的过路费,谁会愿意!”
    
      厂址就在收费站旁边的山外砖厂老板李万林说,2007年2月,丫普龙收费站开始收费后,客户们因为要交纳额外的过路费就转到其他砖厂买砖了。
    
      目前,附近几个村小组正协商重新修建便道,李万林也积极参与其中。
    都市时报 (博讯记者:淡如水)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收费站多次被冲卡后招15名打手强行收费(图)(图)
  • 网帖曝山西“天罗地网”式公路收费站标识图 (图)
  • 广西收费站拦截救护车,喉管喷血病人死亡!
  • 中国高速公路收费站问题曝光/法广新闻
  • 收费站成“私家银行”:中国高速路上的“无底洞” (图)
  • 中国收费公路占全球70% 20公里即设收费站
  • 大年初五 江津新场收费站员工殴打教师/启靖(图)
  • 警车收费站强行冲关受阻 警察五脚踹晕孕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