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访民“避运”逃亡归来 有家难回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2日 转载)
    
    2008-09-11
     为了躲避奥运“大搜捕”而流亡外地的上海访民,近日陆续回到上海。不过,部分访民有家难归,而警察等官方人员的殴打关押,已成了家常便饭。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台曾经报道,在北京奥运会前夕,上海有关当局为了防止市民进京上访,挨家挨户通知访民,如果到北京上访,将承担一切后果,对于不顾禁令的市民,就将他们关押。许多访民因此纷纷到外地躲避。近期,随着奥运结束,戒备稍有松懈,访民于是重回家园,但有些人有家不敢归,担心被政府抓去关押。
    
    星期三是访民集中上访的日子。上海市信访办当天聚集了数百名维权者。人群中也包括到外地逃亡归来的市民。一名曾因上访,被公安关押和殴打的市民杨崇新告诉本台:由于当局释放了一部分访民,因此人特别多。 “今天上访的人特别多,大概有四百多个人,警察也如临大敌,人很多。老百姓这次被他们非法拘禁很长时间,一部分人放回,大部分人没有放。逃亡在外边的人,也回来了。我们到公安局去反映,他们都不理你。我被殴打,8月3号凌晨3点钟左右,在被他们关押地点遭警察殴打”。
    
    有的访民甚至不敢去信访办。卢湾区一名向政府投诉了七年,无数次遭关押的拆迁户邹敏文对本台表示,“我受迫害有几年了,一直没有人身自由,好像有七年了。卢湾区人民政府非法圈地,把我父母关在精神病医院,我母亲活活被折磨死。至今为止,他们没给我一个平方米居住,我爸爸还活着呢,我刚逃亡回来,我想想,我都不敢到上海市人民政府去信访。”
    
    邹敏文表示,她7月23日就流亡外地。“要开奥运了,我要深受迫害,在7月23号,我就逃出去了,所以我们逃在外面,流亡的人也很多,不敢待在住的时间很长的地方”。
    
    上海公安打压维权民众,可谓不遗余力,也卯足了劲。据说,他们为了履行对中央的承诺,对上访者 “严惩不贷”。上海郊区奉贤县万祥镇,村民常富军原计划8月5号到北京上访,当地派出所当局获悉此事后,以“取保候审”理由,禁止他出门,并派村上联防队看守。又把他打伤,推到河里。常富军对本台投诉,他曾要求派出所出门阻止,但无人理会,他又提出要求派出所出具验伤单,但仍遭拒绝。
    
    常富军表示:“把我打到河里面,要求万祥镇派出所开验伤单,我要求验伤,他们不给我开,他们说这是联防队和巡防员打的,我们不开给你验伤单的。他们怕我到北京上访,到现在还不让我出门,把我看在家里”。
    
    记者致电万祥镇派出所,查询常富军被殴打事件,派出所拒绝回应。
    记者:常富军前段时间被联防队员打伤了,要求你们开证明验伤。
    公安:这个我们不清楚。
    
    记者:是在你们这里取保候审的。
    公安:常富军,我不清楚。
    
    记者:应该问哪个部门?
    公安:我不知道。
    
    多年前,地方政府为了建商品房,在未经常富军同意的情况下,突然将他承包的养鱼塘填平,为了阻止他上访,当局还多次拘留他。奥运会前,他只是表示要到北京去上访,换来的是皮肉之痛。
    
    另据海外博讯新闻网星期三报道,上海访民崔福芳发出呼救,9月3日,他在亲戚家被上诲浦东周家渡派出所绑架,关进了上海浦东射箭俱乐部洪莘宝岛,南汇滨海旅游渡假村28号,星期二跳楼自杀,差点死去。记者根据崔福芳在网上公布的求助电话打去,但电话已经关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博讯记者:淡如水)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