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联名发送《告全世界人民书》征集脑控受害者签名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红聆
     受害者朋友: (博讯 boxun.com)

    
     你们好!邵玉文自7月底离开北京后,至今已有半月余。据黑骑难友等电话联系证实,邵玉文现在被关在"合肥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房"内。这个事实表明:一是邵被定性为"精神病患者";二是是邵离开北京后,并不是被遣送回他老家巢湖,而是被强行送到了安征省会合肥市的"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房"内。三是邵不是关在一般地方上的"精神病院",而是关在由公安局直接管理的"安康医院精神病房"实施强力严控;。由此可见,邵玉文离开北京,完全是由公安机关(便衣)出面,调集邵老家基层领导协助,而实施的将邵玉文强行带(遣送))回安徽合肥,送关进"公安局医院",并作为是"精神病患者"进行处理。
    
     这里,需要指出是:如果说是因为奥运会期间敏感,不允许外地上访人员滞留在北京而需要清理的话,那么,对于一般上访人员而言,只会被遣返回原驻地或原单位,是绝对不会像邵玉文那样被送关进省城的,由公安局直接管理的"医院精神病房"的!
    
     据此可见,这个由李中祥牵头发动的通过邵玉文递送"受害材料"给"国安部"的"集体报案行动",由于邵玉文本人已被按"精神病患者"处理,并强行送关进"合肥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房",因而在事实上已经完全被"有关部门"全盘否定了。当然,也就根本不可能再有什么"立案调查"和"帮助解决问题"的丝毫可能。这是不言而喻,明摆着的事。现在,严酷的现实已经明确告诉我们,这个"报案行动"的"结果"就是:
    
     1)首先,"枪打出头鸟"。把邵玉文定性为"精神病患者",强行带(遣送)离北京,送关进"合肥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房"。以此,将由以"精神病患者"邵玉文为代表的受害者的"集体报案"行动,完全否定为是"精神病患者"的胡乱行为。同时,也使这个"报案行动"成为事实上的"无首"状态,而最终是"鸟无头不飞,蛇无头难行"——不了了之。这就是所谓的"斩首行动"。
    
     2)接着,由基层公安机关出面,对参与报案的受害者实施登门核实检查,通过恐吓加"安抚"的方式,软胁与严厉相结合,正面或变相告诫受害者:不准去北京"闹事"!这样,使受害者除了日夜被秘密机构监控外,又进一步被公开纳入到由地方公安局"治安"的"黑名单"上,实施"公开控制"。而从各地受害者通报的情况证明,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地或一个警察当面认可受害者是在遭受"脑控技术骚扰折磨"这一"报案"事实!因此,所谓要进行"立案调查"、"帮助解决问题"之说,纯属是一种忽悠人的无稽之谈。
    
     3)随后,封除掉受害者的"QQ群聊"平台。尽可能地限制受害者之间的交流沟通联系,以防止受害者们通过及时沟通联系,有可能采取进一步集体激化行动。显然,这个"三步曲"的实施,完全是由幕后人有机"统一指挥"的杰作。此外,更为重要的"结果"则是:受害者报案后,不仅遭到的受害痛苦没有丝毫减轻,许多难友甚至还更加严重、更加厉害。这哪里有一丝一毫正在"立案调查"和"解决问题"的影子呐?!因而,我们决不能对此再采取"驼鸟政策",自欺欺人了!
    
     对我们受害者来说,与这帮秘密害人者的斗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不如此看问题,就等于在思想上解除了自己的武装。只有更广泛、更有力的持续不懈的揭露控诉斗争,才能使我们的受害事实真相能最终惊动中央领导,从而为我们摆脱"厄运"奠定基础和铺平道路。有的受害者根本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不懂得如何运用法律武器去进行合情、合理、合法的斗争。事实表明,任何"乞求"、"卖乖"形式的机会主义思想和做法,都是无济于事的,是必然会在严酷的事实面前碰壁的。我们都是遭受"秘密遥控人体(大脑)技术"武器手段骚扰折磨迫害的受害者。每个人的受害背景、原因、个人经历和受害情况,以及认识水平等都存在差异。因此,一些难友对"受害真相",对应该如何去进行"合理合法的坚决斗争"存在着不同认识,这是正常的。我们的斗争需要团结战斗。这种团结战斗,一方面表现在合力去进行一项共同认可的斗争行动上;另一方面也表现在互相尊重各自选择的不同斗争方式上;并且,还表现在将各种合法斗争方式组合成一个对准这帮秘密害人者的有机"火力网"上。事实表明,偏执于一端并急于求成,从而采取排斥其它的做法,尽管是出于受害者在焦急心态下的主观良好愿望,但却并不是建立在客观实际基础上的理性选择。
    
     还有,那种认为"特殊时期"应该停止进一步斗争的说法也是不妥的。我们是遭受秘密侵犯的受害者,而非法侵犯我们人权的是滥用特权的秘密罪犯。因此,在任何时间,我们以法律为武器对他们进行揭露控诉斗争,都是宪法赋予我们公民的正当法律权利。如果退一步说,即使按照"公平原则",即使如联合国秘书长发出的在奥运会期间"停战休战"的呼吁声明,那也是需要交战"双方"共同遵守的。怎么能够想象:一方面是这帮秘密害人者根本不顾什么"特殊时期",仍然在日夜对我们受害者身体和精神进行肆无忌惮的残酷骚扰折磨迫害;另一方面,在此"特殊时期"中,却要求我们仍然在遭受折磨的受害者放下斗争的权利,去寻求一种所谓"帮助'分忧'什么的"自我欺骗和安慰?!显然,这对受害者是绝不公平的。如果说要我们受害者在"特殊时期"去进行什么"分忧"而停止斗争的话,那作为最起码条件和前提,首先是这帮秘密害人者必须立即停止对我们的日夜骚扰折磨迫害!这是一个十分浅显易见的道理。
    
     尽管存在着不同的看法,但我一直不仅在口头上,而且在实际上,尊重每个受害者根据自己情况决定的斗争方式。由此,早在2008年6月8日我就向受害者朋友发出一封对《告全世界人民书》的"征求意见信",此后,虽然有不少受害者通过发来电邮和QQ留言等方式表示支持,有的还立即发了"来信签名"给我。但是,因为考虑到为了顾及和维护受害者与这帮秘密害人者进行斗争的整体大局利益,以及众所周知的原因,所以,一直推迟到现在,即过了二个多月后,我才向大家发出这份《公开征集签名》的信件。请大家能理解。
    
     从现在中外揭露出来的大量事实表明,这种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大脑)技术"武器滥施于民的罪恶,是一个在世界不少国家都存在的人权灾难。这帮秘密害人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因此,我们也需要与国外的受害者共同组成最广泛的团结揭露战斗阵线,那种只把眼光局限于国内斗争的认识是短视的,也是对这场斗争的艰巨性认识不足的表现。只有不仅是组成一个对准这帮秘密害人者的国内"火力网",而且,还必须团结和组成世界范围内的受害者"火力网",才能更广泛、更有力、更有效地将他们的秘密滔天罪恶尽快地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只有这样,也才有可能达到我们惊动中央领导的目的。我们进行了发送大量的"集体控诉信"和"联名公开信"的斗争,在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和回复的情况下,我们才继续进行发送联名《告全世界人民书》的斗争,这是天经地义的顺理成章之举。同时,我们这样做也是完全符合联合国《人权宣言》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和《人权公约》赋予全人类的基本权利的。并且,我们这一系列联名发送的揭露控诉内容是完全符合事实的。所以说,我们进行这样的斗争是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们的目的很明确:这就是要以更大规模、更大范围的揭露控诉宣传斗争,去达到惊动中央领导的目的,从而为解决我们的受害"厄运"奠定基础和铺平道路!
    
     如果说,俄罗斯受害者只是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的话,那么,我们这份《告全世界人民书》则不仅是向全世界人民揭示我们中国受害者的受害事实和斗争情况,而且,还向全世界人民、向联合国等许多全球性机构发出了我们中国受害者的集体强烈呼吁和要求。这既是中国受害者进行的自救斗争,也是对世界性的"反秘密遥控人体(精神)折磨酷刑运动"的一个贡献。另外,所以使用《告全世界人民书》这样的标题,主要考虑是将其作为一个"标准文本",以简化向多种各类接收对象的发送工作。并且,也是考虑到我们的任何提法,都不能给人造成误读和错解;不能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恶意诽谤中伤的机会;不给这帮秘密害人者有任何"授人以柄"的可能。同时,这还不会妨害我们向国际著名人士和机构进行专门发送的功能。比如,只要把此件的"抬头"(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稍为改变一下,就可不必更动全文内容,直接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向海牙国际刑事法院等进行专门发送。我们进行的联名发送斗争,采取自愿参与的方式。凡是认真阅读并赞成联名发送这份《告全世界人民书》的受害者朋友都要给我发一个"来信签名"邮件,写明:"我赞成联名发送《告全世界人民书》的斗争"的表述内容,以及自己的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和常用的邮箱。在得到确认后,才能成为此联名发送名单中一员。
    
      一俟完成此项"征集"事宜,立即着手发送此联名《告全世界人民书》的工作。至于此"联名书信"的发送方式,一方面可通过世界"电子邮件团队"的渠道进行发送;另一方面,每个签名的受害者也须根据我们提供的全世界(包括联合国总部各部门)一万多个各类"电邮地址",和以往一样,分时、分批,集中地用自己的电脑同时进行直接发送。这样,才有可能造成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产生出可能的良好效果来。
    
     如果在发送的过程中又有受害者自愿参与加入,我们表示真诚欢迎。但也必须给我发送一个上述的"来信签名",并得到确认后,方可加入此发送名单中去。还必须强调的是,凡是签名的受害者,其"个人信息"只适用于此联名《告全世界人民书》。任何人都不得挪做他用。
    
     这是中国受害者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的一次揭露控诉斗争。为了捍卫人类的尊严和基本人权;也为了救自己和他人,我们真诚地欢迎所有的受害者自愿参与到这场对这些秘密法西斯罪犯的殊死搏斗中来!
    
    
              红 聆
    
     2008年9月9日
    
    
    附:《告全世界人民书》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来自中国各地数十个城市地区,是一些遭受“秘密遥控人体和大脑(精神)技术”武器残酷虐待折磨迫害和阴谋暗害的受害者。我们之中,有公司员工、教师、学生、退休职工,以及其他从事脑力和体力工作的普通公民。我们之中,受害的时间,短的仅几个月,长的则达三十多年。
    
    网络使我们相识,受害的遭遇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长期以来, 一帮滥用特权的秘密罪犯,肆无忌惮地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和大脑(精神)技术”,非法秘密控制我们的身体和大脑(精神),日夜不停地实施种种惨无人道的精神骚扰和肉体折磨迫害、阴谋暗害,致使许多受害者每天生活在无比痛苦的、生不如死的恐怖状况中。
    
    
    他们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和大脑(精神)技术”武器 ,遥控制造我们受害者身体内日夜交替出现:痛、痒、冷、热、颤抖、难受等人为的“生理疾病和生理行为”痛苦;遥控制造我们受害者的大脑(精神)日夜出现所谓的“幻听、幻觉”骚扰折磨痛苦。他们还竭尽无耻、下流的变态伎俩,窃取传播受害者大脑思维的隐私信息,并且,疯狂地对受害者进行秘密恐吓和种种人格侮辱。所有这一切,都给我们受害者的肉体和精神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巨大创痛,身心遭到极度的摧残和伤害。其中,有一些无辜受害者被诬陷并送进“精神病院”;另一些因无法忍受秘密折磨凌辱的痛苦而“自杀”;还有一些则被他们秘密制造身体内出现各种莫名其妙的“绝症怪病”而阴谋暗害,含冤死亡。
    
    
     这样广泛的滥用“特权”,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大脑)技术”,非法侵犯普通公民基本人权的秘密犯罪行为,在其技术性、恐怖性和反人类性上都已经成为中国和世界历史上空前的人权浩劫。这不仅是对中国宪法法律的严重挑战,而且,也是对人类良知、对《联合国宪章》和《人权宣言》的严重挑战,是全人类所绝对不能允许的!
    
    
     为此,我们中国受害者于2007年12月3日,联名写了一封“致胡锦涛主席的集体控诉信” ,并用电子邮件发送给了中共中央和中国国务院各部门,以及全国新闻媒体和法律界人士等,要求转呈给中国国家主席。
    
    
     接着,在2008年5月5日,又联名发出了一封《致中国“秘密机构”头头的公开信》。
    
    
     毫无疑问,中国政府有责任按照中国宪法载明的:“国家尊重和保障公民人权”等法律条款,立即调查并严惩这帮滥用特权的秘密罪犯。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受害者所进行的这些揭露控诉努力,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回应。
    
    
     联合国《人权宣言》(联合国大会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日第217A(III)号决议通过并颁布) 的有关条款规定:
    
    
     第三条
    
     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第五条
    
     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
    
     第六条
    
     人人在任何地方有权被承认在法律前的人格。
    
     第十二条
    
     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任意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攻击。人人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种干涉或攻击。
    
     第十九条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中国是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中国也是联合国有关《人权公约》的签署国之一。因此,中国理应严格恪守、认真执行“联合国人权宣言”等有关维护公民人权文件的规定。
    
    
     现在,世界各国的受害者数量呈现越来越多之势。成千上万的受害者强烈要求对目前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这一罪大恶极的高科技秘密侵犯人权事件进行调查。从大量揭露出来的事实表明,这些使用“高科技技术手段”,恣意践踏人类尊严和基本人权的秘密法西斯罪犯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他们这一疯狂的“高科技犯罪”秘密罪行,严重威胁和侵犯着全世界人民最基本的生活和生存权利。
    
    
     面对这一空前的世界性人权浩劫,面对这一“危害人类”的严重罪行,全世界人民必须紧急行动起来,团结一致,同仇敌忾,与这帮秘密法西斯罪犯进行坚决斗争!认清他们的秘密罪恶面目,揭露他们秘密侵犯、残害人类的滔天罪行,将他们押上国际刑事法庭的审判台!!
    
    
     全球所有的新闻媒体和有识之士有责任向受害者表示声援支持;世界各国的法律界人士有责任挺身而出,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责任捍卫人权,维护全人类的思想自由权、睡眠休息权、身体健康权和生命生存权;联合国海牙国际刑事法院有责任对受害者提供的受害事实进行调查,并通过和按照有关法规程序,以“高科技犯罪”和“危害人类罪”,将这帮严重侵犯人类基本权利的秘密法西斯罪犯绳之以法!!
    
    
     我们中国受害者,以自己的实际斗争行动,坚决支持“禁止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大脑)技术武器”滥施于民的世界性运动;坚决要求联合国立即出面,制止这一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大脑)技术”武器针对普通平民,实施秘密肉体和精神残酷虐待折磨迫害的滔天罪恶。
    
    
     我们强烈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从维护“联合国宪章”及有关“人权宣言和公约”的尊严出发,履行自己维护全世界人民基本人权的神圣职责,紧急召开“禁止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大脑)技术武器”的国际会议。我们要求欧盟人权委员会立即开展其A40005/1999第27款的工作!
    
    
     我们强烈呼吁世界各国新闻媒体挺身而出,主持正义,对这一秘密“高科技犯罪”事实进行深入认真调查,并真实地向全世界公众揭露曝光这帮秘密法西斯罪犯的罪恶事实真相!
    
    
     我们强烈呼吁全世界的法律工作者勇敢地站出来,以“联合国宪章”和有关“人权宣言和公约”为依据,对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替所有受害者伸张正义!
    
    
     我们强烈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这种滥用特权,肆无忌惮地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大脑)技术”,丧心病狂地侵犯人类最基本人权的秘密法西斯罪恶行为,立即进行紧急国际调查!
    
    
     我们强烈要求“国际刑事法院”,对受害者的控诉立即调查,并通过和按照有关法规程序,以“高科技犯罪”和“危害人类罪”,将这帮严重侵犯人类基本权利的秘密法西斯罪犯押上历史审判台!!为保障全人类的基本人权做出历史性的贡献!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