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唯色:我的新书《看不见的西藏》(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1日 转载)
    
唯色的新书《看不见的西藏》

    
    
    昨天下午,收到在台湾出版的新书:《看不见的西藏》。
    感谢大块文化,继2006年出版我的三本书(《杀劫》、《西藏记忆》、《名为西藏的诗》)之后,又用繁体中文慷慨地助我建构文字和图片中的西藏。
    感谢责任编辑李惠贞女士和美编谢富智先生,使这本书很美。
    
    (附:这是在台湾网络书店博客来的介绍:
    http://www.books.com.tw/exep/activity/activity.php?id=0000012590&sid=0000012590&page=1#part07)
    
    《看不见的西藏》前面的话
    
    1、
    三年前的一个正午,拉萨盛夏的阳光格外强烈,使抬头就能望见的布达拉宫形同虚设。但我的母亲深情地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孜布达拉(孜是藏语,至上的意思),都那么美;正面看,背面看,侧面看,每一个角度都很美。
    
    我家就在布达拉宫的背后不远。十几年前,从刚盖好的二楼上,可以看见在一日变幻的光线中,使拉萨显得不平凡的布达拉宫呈现着诸多细微之变,令人知足。我还是偏爱黑夜时分,久久凝视庞大浓重的阴影中,多么寂寥的孜布达拉散发着静静的悲哀,而这种悲哀,只有归属于这里的人自己知道。后来,随着全社会被卷入市场化,拉萨越来越像中国内地那些奔向“现代化”的城市,我家前面的房子也越盖越高,终于挡住了看得见布达拉宫的视线。
    
    我一直忘不了母亲的这句话。后来,我在拉萨到处走着,常常停住脚步,望一望离我或远或近的布达拉宫,每次都有些感动地会有新的发现。
    
    2、
    也是三年前,我从过去叫做江思夏的那一带走过,哦,现在已经改名叫做“北京东路”了。过去的江思夏,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林,簇拥着不多的房屋,最著名的是尧西达孜,那是十四世达赖喇嘛来自安多藏地的家族在拉萨的居住之地,很大的宅院,传统的藏式,如今已然荒废。至于“北京东路”,顾名思义,虽然不可与北京的繁华街道相比,但也有着竭力相似的场景。在车水马龙的两边,商店、超市和饭馆挨肩接踵,间杂着酒店、歌厅和发廊,门口小贩在卖雪糕爆米花也在卖一锅锅的红烧猪蹄。
    
    我闻到了一股股让人恶心的味道,寻味找去,街边立着一个个敞开盖子的铁桶,正是扑满蝇虫的泔水桶,从旁边“乐山祥琼豆腐”饭馆出来的外来妹,把一盆残汤剩羹哗啦一下倒进桶里。拉萨的味道已经变了。
    
    这股异味促我动念,要写一本这样的书:不是观光客看得见的拉萨,恰是许多人看不见的拉萨。几乎不加思索,我最早写下的,是印在这本书扉页上的这两行:
    
    我想要描绘的拉萨,并不是我描绘的拉萨;
    而我正描绘的拉萨,已是五蕴炽盛的拉萨。
    
    3、
    “五蕴”乃是佛门术语。我熟知的是心经里那句伟大的话:“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五蕴”即是“色受想行识”。还有一个词:“五毒”,包括“贪嗔痴我慢”。
    
    有内因,更有几乎吞噬一切的外因;内因不必说,外因来自于极权体制,尤其是今天,当殖民主义的历史还继续在人们的血液中运作,新帝国主义已经在不断地介入当下的生存空间 。但西藏古老的佛教经典中也有一句话,翻译过来的含义是:“在你周围的一切事物中能辨认出涅槃,在所有的声音中能听闻到真言,在一切众生中能看见佛陀……”这是否意味着,亦可化腐朽为神奇?比如,腐朽的是现实,神奇……但神奇何时降临,我不知道。也许,神奇降临之时,拉萨可能已经消失了。
    
    4、
    这本书的原名是“看不见的拉萨”,但完稿之后,显然应该更名为“看不见的西藏”了。需要补充的是,为了从各个角度来再现“看不见的西藏”,我在这本书里,采用了随笔、札记、诗歌、游记、散文、报导、评说等文体,以及许多图片。
    
    多数照片是我在拉萨以及环绕拉萨的其它藏地游历时所拍,有几张照片是我的先生王力雄、喇嘛尼玛次仁和一位年轻的安多友人所拍,有关“囊帕拉事件”的照片是目击现场的国际登山者所拍。另外,还有一些绘画,是几位藏人画家的画,比我的文字更有力量,为此感谢住在拉萨的画家次仁念扎(Tsering Nyandak)、罗布次仁(Norbu Tsering),感谢旅居在加拿大的画家Tenzin Dhonyoe。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共同呈现今日的西藏。
    
    依然还要感谢大块文化,继2006年出版我的三本书之后,又用繁体中文慷慨地助我建构文字和图片中的西藏。
    
    扎西德勒(吉祥如意)!
    
    唯色(Tsering Woresr)
    2007年12月3日,北京
    
    《看不见的西藏》目录
    
    前面的话
    Ⅰ 红尘中的气象
    上金•点灯•化缘•磕长头
    硕鼠•门票•请柬•蘑菇灯
    Ⅱ 现场与故事
    2004之夏.拉萨片断
    朝佛的德格少年和他的父亲
    从“巴巴拉”走过的人
    图说在拉萨的穆斯林
    修建中的拉萨火车站
    逛新城:看看林芝的新面貌
    拉加里,只是朱颜改吗?
    燃灯节:她比烟花寂寞
    呵呵,阿尼和孩子,都会V
    在祖拉康遇见两位安多老人
    2006.大昭寺.洛萨前夕
    洛萨初三.在朋巴日见到的1984
    一位安多老人的最后一张合影
    桑烟飘向山那边
    在布达拉宫广场留个影
    那尊被砸得疼痛四散的佛像
    Ⅲ 也是一种记录
    雪域的白
    班禅喇嘛
    请你记住
    回到拉萨
    凌晨的速记
    记下昨夜之梦
    献给家园的歌
    西藏的秘密
    Ⅳ 路上的发现
    当轮子飞转……
    两个西藏:名词+形容词
    当铁鸟飞过西扎日
    西藏路上的痕迹
    坐火车回拉萨的流水帐
    Ⅴ 众人的各自之梦
    契里柯的画与帕廓拐角的身影
    这些西藏的绘画,这些今天的含义
    并未远离,并未天人永隔
    平安夜:爱或不爱西藏的理由
    Ⅵ 在过去的影子下
    最后的贵族
    仁布仁波切的昨天和今天
    那些废墟,那些老房子
    拉萨的“烈士陵园”
    当古老的唐卡遇上浮躁的今天
    Ⅶ 我的,我的声音
    昨晚看了《天葬纪实》
    《农奴愤》,又回来了
    在西藏发生的摄影暴力
    “风沙逐渐逼近……”
    火车来了,铁龙来了
    囊帕拉:雪红雪白
    2007:拉萨碎片
    《时间之轮》:曼荼罗的再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著名女作家唯色新书问世
  • 唯色:逐渐消失的拉萨(图)
  • 唯色:2007年的西藏记忆(图)
  • 唯色:由圣诞节引发在西藏传教的话题(图)
  • 唯色:西藏的艾滋病数字(图)
  • 唯色:西藏值多少钱?(图)
  • 唯色:从一个个禁令中了解传统和历史(图)
  • 唯色:与其迁怒民众,何不清理门户(图)
  • 唯色:西藏不在西藏在(图)
  • 唯色:一个牧民对国家政权的“颠覆”(图)
  • 唯色:来自哲蚌寺的最新消息·哲蚌寺近期日志(图)
  • 唯色:身穿野生动物皮毛的十七大代表(图)
  • 唯色:达赖喇嘛获金奖,并未伤害西藏人民的感情(图)
  • 唯色:拉萨逾千僧警冲突 哲蚌寺的僧人们是否安好?(组图)(图)
  • 唯色:达赖喇嘛让藏人自豪!(图)
  • 唯色:在下密院欺骗游客的是谁?(图)
  • 唯色:达赖喇嘛获金奖,西藏书记张庆黎说“我们很愤怒”(图)
  • 唯色:记者的尴尬与“回答敏感问题的口径”(图)
  • 唯色:离开体制的自由(图)
  • 唯色:大喇嘛被抓了,他们怎么办?(组图)(图)
  • 唯色:唐卡是文成公主发明的吗?(图)
  • 唯色: 我同样为言论自由准备好了!(图)
  • 唯色:卓玛嘉《骚动的喜马拉雅山》选载(一)(图)
  • 唯色:“觉得自己真可耻”!(图)
  • 唯色:今年有谁还穿豹皮虎衣?(图)
  • 不自由的思想者-藏族作家唯色(图)
  • 唯色: 献给达赖喇嘛的赞歌
  • 唯色:达赖喇嘛呼吁放弃恶劣风尚 西藏民众焚烧藏装镶饰毛皮
  • 唯色:长诗:西藏的秘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