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呼吁言论自由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4日 转载)
    中国资深媒体人士、原《北京娱乐信报》副总编凌沧洲通过自由亚洲电台独家发布他写给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呼吁推进新闻出版自由,开放报禁刊禁网禁。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40岁的凌沧洲本名叫骆爽,是中国知名的媒体人士和青年作家。他在写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中,首先提到中国新闻出版领域存在四个严重的问题。他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说,最主要的问题是宪法许诺的言论出版自由不能兑现: (博讯 boxun.com)

    
    “我们国家有个作家老舍曾经有一篇小说叫《猫城记》,讲在火星上的猫国,法律都是刻在石头上,但是人们都不遵守这种法律。我想,法律也都保障了每个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但实际上都是背道而驰的。”
    
    凌沧洲在公开信中说,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和出版自由,但是中国现在实行的1997年的《出版管理条例》第十条中有一项要求规定,设立出版单位要有符合国务院出版行政单位部门认定的主办单位及其必要的上级主管机关。凌沧洲说,这一条就使许多民间企业家或有志从事新闻出版业的人忘而却步。
    
    
    请看凌沧洲公开信全文
    
    另外,凌沧洲说,中国新闻出版领域存在的第二个问题是新闻禁令既看轻国民人格,也不利国际形象。他认为中共各级宣传部经常向新闻单位下达的新闻禁令是对新闻从业人员人格的一种公然的看轻和蔑视,对公民知情权和表达权也是公然的蔑视和践踏。凌沧洲说,对媒体这些管制造成的后果就是信息传播不畅,自由思考受阻,人民心智下降,文明发展放缓。这也是凌沧洲所说的媒体业存在的第三个问题。第四个问题就是由于缺少新闻自由,社会就会缺少减压阀、缺少预防针、缺少了望塔。
    
    凌沧洲接着在公开信中提出了十条建议,包括拟定新闻法、出版法、网络法、电视法、言论自由保障法等等。另外他提到应该把中共党委宣传部的职能改变成中共自身的形象宣传部、危机公关部:
    
    “就说台湾的国民党吧,也有自己的发言人,就是说你不要太多地形成一种长官意识,把所有的民间意志都垄断了。你可以有自己党的报纸,你也可以为自身党的形象来设计、来出力。”
    
    凌沧洲在公开信最后说,保障新闻出版网络自由不会引起天下大乱。他引用美国前总统杰佛逊的话说,最终的安全在新闻自由里:
    
    “没有新闻自由,带来了很多黑箱作业,包括公众利益的漠视、权贵或利益集团的这种肆无忌惮,包括甚至权贵们自身的权益也难保障,因为他有时候个人也会落难。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文革时的刘少奇,顶着宪法也没用,那时当然根本没有新闻自由。现在有人说,中共当官也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没有新闻自由,也无法防止他在堕落的道路上滑下去。”
    
    凌沧洲曾经出任《中国青年》杂志社会版主编、《青年报刊世界》杂志主编、《大学生》杂志副总编以及《北京娱乐信报》副总编,而且是《文化人批判》、《一个特立独行青年思想家的坦白》、《罗马与长安-中国历史的谎言与真相》等著作的作者,他现在是自由撰稿人。他告诉本台说,他写这封公开信最主要的出发点就是对自己的良心负责:
    
    “第一个就是听从良心良知的呼唤:我作为这个体制的近距离的观察者、体验者、思考者,而且在这个体制内我工作了二十来年,对它的弊端,对它的困惑,痛苦和挣扎,我也有切身的感受,我听到我自己内心的召唤。”
    
    另外,凌沧洲说,中国社会的现实和民众的呼声也促成他作出这个呼吁,他希望为推动中国的言论自由做一块铺路石。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