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方周末记者遭遇反采访"意外"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7日 转载)
    来源:《参与》作者:昝爱宗推荐
    
     (博讯 boxun.com)

     南方周末记者朱红军在博客上提到他到"某地"采访,遭遇宾馆停水待遇,他称当地领导的对策是"阶级斗争的弦从没松过"。
    
    请看他的博客文章:某日,去某县采访,未及与当地政府联系,官员已经找上宾馆房间,且指名道姓。惊诧!做调查记者近四年,明查暗访若干回,一般都是自曝身份,像这样灰头土脸被捉现形,委实次数寥寥。思来想去,我在当地的隐蔽工作还算周全,唯一的可能便是自以为可靠的渠道出了故障。
    
    只稍半个时辰,总部电话通知我,接到禁令。此君面露得意之色,确认眼前的我已无半点攻击性,不禁娓娓道来基层的防御之道,举例一二。一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比如有那么一次,中央某台来此采访, 出租车司机见情况有异,遂主动向父母官汇报。二是,有一段时间,此地被省台曝光厉害,为求万全,该县竟托关系收买了省台的车队队长,从此,一旦省台用车去该地,无论何种报道,皆有内线告知。前者,我是怀疑的 ,我在该地,乘坐过多辆出租车,一聊政府,恨不得骂娘,我留下匿名电话,竟真有苦命百姓约我诉怨。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但依我有限的经历,大多不是瞄着记者的。后者,我是坚信的,并且真实地出乎我的预想。此君感慨万端,最后归于一句,阶级斗争的弦可从没松过啊。
    
    这么一想,政府用心至此,我此遭的被发现,倒真是不可避免了。当夜,被官员引至迎宾馆居住,孤悬郊外。午夜12点,房间突然断网,再断水,最后连电也断了。问前台服务员,称意外事故。联系至白天种种,尤其阶级斗争一说,卧睡不得,于是深夜骚扰当地朋友,打车来接 ,结帐撤退。经此一役,心得有二:一是,做记者,保密功夫第一,调查功夫第二;二是 ,记者不容易,地方政府更不容易,国情使然!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致新浪关于询问博客被删情况的邮件
  • 新浪称昝爱宗博客暂时被封
  • 昝爱宗新浪博客再被“和谐”
  • 昝爱宗:新闻署长柳斌杰权欲膨胀干涉外交部事务被"敲打"
  • 昝爱宗:前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是"病亡"还是病逝?
  • 昝爱宗:记者节之际致国家新闻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
  • 昝爱宗:明天是记者节,大陆记者感想如何?
  • 昝爱宗:无锡"太湖卫士"吴立红上诉被驳回 获刑3年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