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4日 来稿)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十七大之前,我对于以封杀网络不同意见并主导网络敏感词为主要职能的国务院新闻办,有话要说。尤其是对于团派的新闻办主任蔡武先生,我更希望通过网络与之对话。 (博讯 boxun.com)

    蔡武先生不是教授,而是政府公职人员,按照宪法第41条的规定,公民可以监督这样的官员,可以与之平等对话,而不是请教。
    蔡武先生是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的高才生,有共青团工作经历。可现在,蔡先生却是网络大警察,我从北京的人民网、湖南红网、北京博客中国、海南的天涯网、浙江的浙江在线、江苏南京的西祠胡同网以及新浪、网易、搜胡等各种网络的不同渠道得知,我的名字是敏感词之一,文章不能在显眼位置刊出,甚至连转载也不准,据说新闻办还给各网站有一个名单,我的名字不幸被列入,我认为这是国务院新闻办对我的言论权、姓名权、发表权的公然侵犯。我还认为蔡武先生如此默许下属这样做,是极其不道德的。
    难道蔡武先生当年所推崇的"人生最高之理想,在求进于真理"的信条只是敲门砖?一旦用完就扔掉?
    二十五年前的1982年,蔡武先生作为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的学生,很自豪地以成为北大人为荣。五四运动时期,北京大学成为马克思主义的摇篮。陈独秀、李大钊等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以北大为基地,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先后出现了"马喀士主义研究会"、"北京大学社会主义研究会"、"马克斯学说研究会"。他们把自己收藏研读马克思主义著作的图书室称为"亢慕义斋"(亢慕义为共产主义一词的英文汉译音)。可现在,别说北大这样的高校,就是杭州一个普通青年谭凯想申请办一个"科学发展观研究会"都不能准许,而且还有非法结社系狱的危险。甚至在网络上申请一个"研究团体",也是难上加难,蔡武先生控制的国务院新闻办"网络管理局"会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这就是中国的现实,不但比上世纪蔡武在北大上大学的八十年代倒退,甚至还比八十年前的李大钊时代还要倒退。
    据说蔡武先生当年非常推崇李大钊的一句话,他说:"人生最高之理想,在求进于真理。"可今天的从北京大学毕业的蔡武不但监视网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而且还玷污了前辈们的英名,为了专制者的权力,为了愚弄人民的党文化继续控制人心,蔡武先生不惜趟假马克思主义的污泥浊水,走上了反马克思捍卫言论自由精神的死路。我知道,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反对压制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都是"求进于真理"的,可今天的国务院新闻办,已经堕落到成为打击网络不同意见的急先锋,成为反真理的堕落力量。
    圣经上有句话说,为真理得自由而服务,可国务院新闻办不但不是为真理得自由而服务,而是反真理得专制而疯狂。这样做,到底是无耻还是自己觉得羞耻,我想假如蔡武先生还有良心的话,他应该能够做出正常的判断。
    蔡武先生和他所在的国务院新闻办,称为"网民的敌人"并不为过。根据一位网络技术专家陶西喆(化名)撰写的《揭开中国网络监控机制的内幕》的长篇报告所披露的事实,政府花费巨资建造"金盾工程"和培训网络警察。前深圳法制报编辑何清涟女士也在新书《雾锁中国》中介绍了政府主导的金盾工程情况:"2001年,'金盾工程'基础已经完成。中国的网络控制系统开始向西方企业购买一些非常复杂的监视技术,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巨大的联机数据资料库,以及一个监视网络综合体,并引入言语和面貌识别、闭路电视、智慧卡、信用记录和互联网监控技术。"
    "金盾工程"是以"国家网络管理机构控制网络的方式","通过行政指令进行的日常控制"和"通过关键词监控"严格缜密的方式控制互联网上的信息流通。政府主导的互联网控制是一个上达中国最高权力中心,下至最主要的门户网站的结构严密的系统。在中国大陆,对网路进行管理的机构就包括: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管理局,中宣部网络局,信息产业部,公安部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等七个大的部委。各地(省市县)也纷纷设置与之对应的机构,来严密监视网络意见动向。该报告中还写到,中宣部和国新办都有专门为中央提供"舆情通报"的专门机构。"以前,舆情通报仅呈报给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但2006年9月以后,开始报送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换句话说,中国权力最高层的九名政治局常委,亲自过问互联网的管理问题。互联网监控系统的指令下达,常常是多渠道和非常有效率的。网络管理部门与网站的沟通手段就包括:"电话、电子邮件、手机短信、指挥平台、MSN、RTX/QQ和每周例会等等。"而传达下来的信息的执行速度也越来越快,报告中举例写到:"2007年以后,北京新闻办对其发布的指令信息进行分级,一级,要求5分钟内执行;二级,要求10分钟内执行;三级,要求30分钟内执行。"除了制度性管理和及时下达控制指令之外,中国的各大互联网经营者还被要求普遍实行"关键词过滤技术",该网络控制就是通过关键词过滤技术,防止官方所谓的"有害信息"出现在网络上。
    作为政府进行网络控制的主要部门之一,国务院新闻办扮演了网络的敌人的角色,蔡武先生功不可没。可是,曾作为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的蔡武,这样做是丢了中共中央口头上的向往文明和国际化的外在形象;曾作为共青团中央国际联络部支部书记、团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的蔡武,这样做,更丢了中国青年新一代的人。
    我想公开对话蔡武先生——也期待蔡武先生能够在网上公开回应:今后能否做点好事,就像赵紫阳先生、胡启立先生、李锐先生、杜导正先生、张祖桦先生、何家栋先生等等觉醒的前辈一样,反思中共的文化专制、新闻专制和网络意见专制,改为顺应民意,开放网络意见平台,让人人共享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出版自由发表权、新闻自由权?我想,只有这样才符合科学发展观,才符合和谐社会的标准,
    今天,中共十七大之前,网络控制和封杀仍在继续,望蔡武能够三思而后行。
    
    --
     来源:新世纪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 昝爱宗:既然是"诽谤他人",为什么北京公安出面拘留业主?
  • 老昝——昝爱宗 转自塞林的新浪博客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 《中国县域经济报》逼迫山西站记者苗葳辞职/昝爱宗
  • 昝爱宗:谣言的国度,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谣言
  • 昝爱宗:太湖污染案发:呼吁江苏当局尽快释放吴立红
  • 昝爱宗:诉浙江新闻局长俞剑明进入法庭调查阶段
  • 昝爱宗继续告浙江省新闻局侵犯名誉权
  • 昝爱宗诉浙江省新闻出版局获法院裁定
  • 昝爱宗状告公安局 二审维持原判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 昝爱宗:"反腐倡廉"不离口的陈良宇:终于栽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