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戴煌告出版署再遭拒 当局何时才准真“鸣放”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2007年3月28日 转载)
    
    2007.03.27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博讯 boxun.com)

    
    曾被打成右派的前新华社资深记者戴煌因著作被禁止重新出版起诉新闻出版总署一案,星期一重新被以政治权利受侵害法庭无权审理为由,拒绝立案。戴煌星期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不会放弃争取合法权利,同时他向记者讲述当年当年受彭真的报告影响,鸣放,其后反遭迫害的经历,希望当局以史为鉴,尊重表达权。下面是本台特约记者丁小的报道。
    
    听报道
    下载声音文件
    前新华社记者戴煌,近期就作品《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去年重新出版前遭禁一事,控诉新闻出版总署侵犯著作权。法院上周曾口头告知不予立案,理由是新闻出版总署不准出版的函不是直接发给戴煌,而是发给出版社的,戴煌不具备原告的主体资格。戴煌的律师当时申辩说,作者与这一具体行政行为形成了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此符合起诉的法定条件。在律师坚持下,法官答应近日内将出具书面裁定,
    
    然而,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星期一再次口头通知律师浦志强称他们拒绝立案,然而这一次却用了不同的理由,浦志强告诉记者:“ 理由变成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他说你对这个案件的起诉实际上是指向出版自由的政治权利。而事实上在国内的潜规则实际上是政治权利不可诉。”
    
    浦志强律师指由于中国行政诉讼法,对政治权利受侵害没有制定相关细则,但该案涉及具体民事权利——著作权受侵犯确是完全有法可依,足以立案的:“我们在起诉状里明明说清楚了实际与民事权利,而不是基于出版自由的宪法权利去起诉,来避开大家都知道的这样情况,而这个在法律上是成立的。正是因为它涉及到反右,这些事情你不就是不敢受理么?靠这样的做法,除了新闻出版署违法侵犯公民权在先,司法机关限制无力剥夺公民起诉权在后,他们不惜把独立司法最基本的脸面丢弃,只能说明这个社会是怎样的社会。” 被禁著作的作者戴煌对法院的托词感到愤怒,他表示绝不放弃申诉:“狡辩!要上诉,上诉到北京高院,不罢休,这是我的权利!”
    
    戴煌44年入党,47年任新华社军事记者出入战地, 57年因写了《神话与特权》一文被划为右派,其后20余年间失去自由。《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就是以他的亲身经历写成,在大陆已两次出版,流通近十年。06年被中国作家出版社列为年度出版选题送交新闻出版署审查时,被以“有关文件规定”认定为不宜安排出版为由否决这一选题。据了解该 “有关文件” 针对范畴包括反右题材。
    
    戴煌星期二向记者讲述当年响应当权者号召讲真话却反遭迫害的经历:“当年在整风反右听从了彭真的动员报告,要我们党内同志继续讲真话,即使说错了也不要紧。那我就讲了反对神话特权,要求民主自由、要求提高农民生活、取消干部的各种特权,结果就被打成了右派,那就说明彭真也是说假话,骗人的。”
    
    戴煌还指出反右时期的一些官僚专制思维和引发的问题几十年后依然存在,并影响着现今的言论环境:“现在中国党内有民主力量,比如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去年作家代表大会上和文联代表大会上,动员大家讲真话,我相信他这次是诚恳地,不是毛泽东阳谋的再版。但是在中国共产党内,在政府部门里面,还是有一些人封建残余势力的再版,他们在封建专制的圈子里恋恋不舍,不能以史为鉴,所以有些事情就不能讲真话。这两股势力将来会斗争的怎么样,我们等着瞧!”
    
    不久前作家章诒和因新出版《伶人往事》一书遭禁,炮轰新闻出版总署违宪。引起体制内文化界积极和应,一些曾有著作被禁的作者也打破沉默,用公众舆论以至司法手段维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老记者戴煌状告新闻出版署(图)
  • 戴煌: 我听话成了“右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