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郴州“三不倒纪委书记”曾锦春的腐败路线图(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9月29日)
    
      王文汉终于公开了自己的故事。
    
    
郴州“三不倒纪委书记”曾锦春的腐败路线图

      这个51岁的湖南汉子,举报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图)已有三年之久。9月19日是他的人生转折点。当天下午,接到朋友的一个电话后,他跳起来对妻子说“我们赢了!”
    
      9月19日下午4时许,曾锦春和他的数名直系亲属,被湖南省检察院和纪委的联合调查组带走。
    
      确认曾锦春被“双规”后,身在广东的王文汉失眠数夜。他开始向外界讲述自己与这位官员的多年交往。
    
      这是他一向不愿对外人提及的事:作为一起经济纠纷案件的原告,他曾向曾锦春行贿9万元,但因被告方“投入”更多,他最终败诉。
    
      围绕案件的戏剧性转变,他亲见曾锦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官场能量,更熟知了这位纪委书记的腐败路线:亲属牵线受贿、肆意干预办案、“双规”作为威胁,稍不遂意便以各种手段进行报复。
    
      正是这几天,更多的举报正涌向调查组,曾锦春腐败路线图愈显清晰。
    

  三种干预方式
    
      王文汉与曾锦春印象最深的一次交往,是在2001年冬的一个深夜。
    
      其时,郴州宜章县农民企业家王文汉起诉广东省乐昌市南岭铁路美光有限公司(下称“美光公司”)违约。8个月后,宜章县法院仍未开庭。“我通过法院熟人问到,这是因为被告找了硬关系。”
    
      王文汉索性托人将6万元给了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地点是郴州市五连冠大酒店。当晚12点半,曾锦春带着王文汉赶到宜章,责令县纪委副书记李定邦联络县法院开庭。
    
      三天后,法院开庭。对曾锦春亲自出面,王文汉“很感动”,因他知道,这位在郴州权倾一时的官员,大多时候根本无需露面就可“搞掂”事情。
    
      郴州一位熟悉曾的人说,曾锦春越权干预共有三种方式:“他偏爱批条子,一般不用那种小条子,而是在文件上面签字,批示给县市各级领导;还有就是电话;实在不行就亲自出面。”
    
      一位国土资源系统内部人士接到过曾的两个批示。这位官员至今记得,其中一张条子是申请开矿的,曾的批示包含有“大力支持”字样。
    
      一位不愿具名的郴州市高级干部表示,通过如上三种方式,曾锦春的权力之手,至少在郴州的20个部门发生了作用,而且是“保守估计”。“其中,县市国土资源部门、纪委和公检法是重灾区。”正因为此,王文汉说,自己对官司胜诉“充满希望”。
    

效率高的“三不倒书记”
    
      王文汉承认,当初去找曾锦春“帮忙”,是经过选择的,“郴州人都知道,市委书记李大伦都不如曾锦春办事效率高。”
    
      几年前,他就亲见了曾锦春的“能量”。当时,广东一家企业的发电机设备因超宽超重,在郴州被107国道管理处拦截。该企业称,谁能疏通关节放行,就给谁200万。
    
      当时王文汉找到曾锦春,约定事成之后大家平分。一顿饭的时间,曾锦春打了几个电话,然后说事情已经办妥,让王直接去办理手续。
    
      在王文汉眼里“神通广大”的曾锦春,从政历程中从未离开郴州,因而,相对于李大伦等人,他被称为“本土派官员”。
    
      曾锦春系郴州汝城人,早年曾在临武县担任中学教师,后出任临武县委书记、郴县县委书记、郴州市国土局局长等职。
    
      1995年起,任郴州市纪委书记。任职5年之后,曾锦春因“双规民营企业家”被多家媒体报道。2000年11月1日,民营公路收费站郴州太和收费站三股东同时被郴州市纪委“双规”。实施“双规”后,郴州市纪委接管了收费站。
    
      当时被双规的股东之一李民主回忆,2003年底,他老婆拿着省政府的报告和媒体的报道找曾锦春,“他说,省政府管不了我,你们也告不倒我。”
    
      鉴于举报源源不断,湖南省纪委此前曾三次对曾锦春实施调查,但每次都不了了之。曾也被称为“告不倒、查不倒、管不倒”的“三不倒纪委书记”。
    

“提篮子的人”
    
      请托者与曾锦春之间的“桥梁”,是由“中介”搭起的。这种角色,在当地被称为‘提篮子的人“,其中不少就是曾的亲属。
    
      王文汉说,通过湖南省农业银行的一与曾锦春熟识的工作人员,他先后给曾送了9万元。曾另外要求,如果胜诉则得30%的执行款。
    
      而中介也获利颇丰:如果胜诉,收取一半的执行款。王文汉的案子,标的额一度提高到400多万。“不过,就算是胜诉,我也剩不了几个了。”王文汉说。
    
      此后,该案进展不大顺利,王文汉不再与这个中介合作,转而找到了与曾家关系更为密切的周某。
    
      “后来,曾锦春说,还让雷军来处理吧。”雷军是曾的女婿,时任宜章县公安局长。雷军后与曾锦春同日被省纪查联合调查组“双规”。
    
      同样,雷军开价7万-10万,事成提取30%.王文汉记得,2004年3月28日那天,他将7万元给了雷军一方。
    
      为曾锦春“提篮子”有此暴利,因此,在曾操控的煤矿业,出现颇为荒诞的场面:一些人游走于煤矿之间“叫卖”,称是“曾锦春亲戚”,可为煤老板们疏通关系代办煤矿开采证。
    
      在煤老板中颇为知名的一个中介名为黄生福。湖南省检察院一份材料揭示了他与曾锦春的关系:最初联络曾锦春花费了100万,此后每月再给20万至30万。
    
      王文汉后来才知道,这个名叫“黄生福”的人与自己的案子也有关联:他曾给被告方美光公司与曾锦春“搭桥”。
    

两头通吃
    
      时任宜章县法院院长的文道值回忆,早在王文汉之前,曾锦春就通过黄生福找他去吃饭,宴请方为美光公司。
    
      席间,曾锦春对他暗示关照美光公司。文道值承认,回到法院后,他找到此案的审判长范助海,转达了曾锦春的意图,事后,法院的判决对美光公司有所倾斜。
    
      让他没想到的是,由于王文汉的“努力”,曾锦春专程赶到宜章县,又转而支持王文汉。2002年5月,宜章县法院下达一审判决。双方上诉到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时,一位朋友曾提醒王,曾是一个认钱不认人的人,“不管是否有理,谁送的多他就帮谁多”。
    
      事后,曾锦春果然再次转向。2004年4月,官司经过一审、二审、再审之后,王文汉败诉,理由是“无主体资格”。
    
      法院内部人士说:宣判前,郴州中院一些分管此案的人员被曾锦春叫到办公室,进行专题汇报,最后曾锦春留下一句话:“我个人建议,看看王文汉有无主体资格。”“两头通吃”的事情,对曾锦春来说并不鲜见。
    
      处于宜章与临武两县交界的金子坪矿,2001年频遭来自临武县一公司的盗采。金子坪矿一股东透露,频繁反映无果后,发现对方有曾锦春支持。“正规手段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也要去跑曾书记的关系。”
    
      于是2005年初,金子坪矿董事长召集大股东等宜章人,凑足一笔上百万的钱送给了曾锦春。随后,曾锦春果然改站在金子坪矿一边。接近省纪委曾锦春专案组的人士透露,此案已在调查。
    

“双规”杀手锏
    
      王文汉不曾料想,因为自己的案子,数名法官被双规。
    
      曾锦春突然转向,让宜章县法院颇为为难。文道值回忆,在曾锦春带王文汉赶到宜春县之后不久,曾锦春将6日内结案的要求下达到县法院。但事后,此案并非按此要求审结。
    
      此后,在曾的授意下,王文汉写了一份针对主审法官范助海的检举材料,“曾锦春说有500元就可以把他双规掉。我就写,范助海母亲过60大寿,我送了600元。”此后,范助海、文道值,在10日内后先后被双规。
    
      即便是宜章司法系统,因不听命于曾锦春而双规的不乏其人。原县检察院副检查长邝茂盛因为违逆曾的意志,2002年内先后被市纪委双规59天。
    
      “34天不让我上床睡觉。”曾锦春被双规后的第三天,沉默了5年的邝茂盛终于坐在记者面前,没说几句话即已掩面而泣。
    
      诸多官员证实,曾锦春利用双规手段,要挟各县、局官员在煤矿审批、监察等方面听命于他。伴随权力日重,他胆量也越来越大,扩充到司法等范围。
    
      一位郴州纪委系统官员人士说,“我曾当面跟曾锦春说过,你这样迟早要出问题的。”
    
      他提供的数据是,2002年后的3年多时间,仅桂阳县就有11名科局级干部先后被双规。11人中,5人系曾锦春插手操办,“不少都是冤案。”
    
      其中建设局长胡颂才被双规的原因是,曾锦春通过他人传达:桂阳烟草局的5栋家属住房不要招标,直接把工程给一姓刘的包工头承建。他觉得不妥,决定“分半搞”,2栋房子给刘,3栋房子公开招标。
    
      胡颂才说,原以为“曾锦春该满意了,没想到他大为不悦”。随后的2001年6月,郴州市纪委对胡颂才进行了为期100天的双规。
    
      以上纪委人士说,被双规的官员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但一定要注意的是,纪委执法绝不能为私人所用。省领导批示天理不容,用在这个事情上很合适”。
    
      接近一年没有回家的王文汉不敢乐观。他说,“我必须等着那些涉案的人全部被抓,才能回家。”
    
      2005年的下半年,一些人携带枪支、刀具、汽油等,把他经营的煤矿厂房以及机电设备全部烧毁。肇事者扬言,只要看到王文汉出现,就一定不会放过。
    
     (博讯记者:万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