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煤焦窝案牵出贪官一片 涉及商务部干部 (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9月14日)
    山西煤焦窝案牵出贪官一片 涉及商务部干部
    牛新民在山西朔州市人民法院受审
    
    山西煤焦窝案牵出贪官一片 涉及商务部干部


    山西:权力寻租 贪官一窝窝被煤焦“烧焦了”
    

太原市安监系统塌“半边天”
    

山西一年内7名安监局长落马
    

山西煤焦窝案牵出贪官一片
    

腐败问题涉及商务部个别干部
    
    综合大陆媒体消息:9月12日至13日,山西省焦炭公司董事长牛新民与其子牛连庆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该省朔州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检察机关指控,牛新民在担任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副总经理和山西省焦炭(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省焦炭公司)董事长期间,索贿高达306万元,其中,协同儿子索贿的金额达260万元;利用职务便利,以装潢的名义,骗取忻州愉园度假村4.25万元公款;另外,牛新民尚有627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这创了山西省贪官“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新纪录。
    

刑拘时,老牛怀里仍揣着刚收的红包
    
    牛新民,54岁,山西长治市人。曾任长治市煤运公司经理、山西省煤运公司副总经理、山西焦炭集团董事长等职。
    
    2005年6月7日,牛新民被山西省纪检委“双规”。
    
    早在任长治市煤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期间,牛新民就接受过有关部门对他展开的6次调查,均涉险过关。在对付调查方面,老牛经验丰富。其任山西省焦炭集团公司董事长后,针对他的举报信一直没有间断。
    
    10月7日,牛新民因病被解除“双规”。次日,牛新民入院接受治疗,他又“涉险过关”的传闻不胫而走。一时间,前来探望、慰问“牛董”的各色人等络绎不绝。就在这段敏感的时期,牛新民仍在“冒死”收钱,甚至在被刑拘前夜,仍有礼金进账。
    
    2005年11月18日,山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走进牛新民的病房,在刑拘决定书上签字时,老牛的口袋里仍鼓鼓囊囊,检察官上前查看,老牛口袋揣着的,竟是一个印着喜字的红包!
    
    老牛落马,小牛自然不保。2005年12月2日牛新民被捕,2006年3月16日,其次子牛连庆也因涉嫌共同受贿被捕。
    

贪污受贿:上阵父子兵
    
    牛新民“爱子”闻名遐迩。早在2001年4月,尚在山西财经大学就读的小牛就出资30万元,成立了山西庆鑫物资贸易公司,主营煤炭、焦炭。而牛新民当时主管的正是煤炭、焦炭的运销。当年9月,大学刚毕业的小牛被父亲安排至山西省煤运公司驻北京办事处。2002年年初,小牛赴英国留学。2002年11月,“海归”的小牛成立了注册资金120万元的山西元庆物贸公司,2003年11月,牛元庆又成立了山西天庆物资贸易公司,注册资金100万元。为掩人耳目,牛家的女婿、媳妇、姑表亲戚等人均在元庆、天庆公司担任要职,但据检察机关查证,牛连庆才是这两个公司的实际所有人。其他“股东”、“董事长”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两个公司。
    
    为了儿子,老牛大搞权钱交易,甚至率子四处索要钱财。
    
    2003年春的一天,老牛带着小牛来到山西省煤运公司临汾分公司。老牛告诉该公司经理张某,“我儿子开了个公司,你帮他发些焦炭。要不,干脆给点钱,我儿子好开展业务。”按照牛的指令,张某先后两次共为小牛的元庆公司汇款12万元。
    
    2003年7月,张某找到老牛,请求省焦炭公司为其分公司办理缓交“一金两费”,老牛随后做了安排。从2003年8月到2004年5月,该公司未交的“一金两费”达1800万元。
    
    2004年11月,张某到省焦炭公司办事,老牛在太原阳光海鲜城设宴款待。席间,老牛直奔主题,“你给我儿子的公司联系个用户,发点焦炭。要不,就给上120万元,让我儿子做点别的生意。”回公司后,张某叫来总会计师等人一同商定,拟一份虚假协议,称元庆公司曾在该公司投资300万元,该公司每月给元庆公司10万元。之后,小牛顺利拿走了120万元,并为这笔黑色收入开了发票。2005年3月,张某再次找老牛要求办“两费”缓交事宜,牛当即批示:可以缓交到 2005年8月。
    
    一个月后,牛新民见到张某说:“我家里有事,再给20万元。今年再也不会跟你要钱了。”几天后,老牛派长子大牛、次子小牛一同前往张某处取回钱。
    
    2003年春天,老牛带着小牛前往晋中市灵石县,该县煤运公司经理王某接待老牛。老牛提出,“儿子开了个公司,能不能给找个用户?要不就给上百八十万元吧,让小子干点儿别的。”
    
    此后,小牛先后7次和王某联系“收钱”事宜,如遇王某稍有怠慢,马上电告父亲,老牛随即来电“催租”。2003年4月到11月,该公司共7次为从无任何业务联系的元庆公司支付“劳务费”108万元。
    
    有“牛董”撑腰,从2001年至2005年,利用小牛设立的3家公司,父子俩索贿306万元。
    
    12日非庭审中,检察机关还指控了牛新民单独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2001年,牛新民曾利用职务之便,虚报工程款4.25万元,其行为已涉嫌构成贪污罪。同年,牛新民还向临汾张某索贿15万元、向平定县煤运公司经理王某索贿31.3万元,其行为已涉嫌构成受贿罪。
    
    除了贪污受贿及合法收入外,牛家尚有627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庭审:如果把我儿子放了,该认的罪我都认
    
    在9月12日的庭审中,老牛穿着大衣,坐着轮椅,对朔州市人民检察院对其贪污受贿的7项指控全部当庭翻供。对公诉人的问询回答均是:“不知道”、“不清楚”、“没有”、“记不起来了”。他说,在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对他问询时,他承认了这些指控,以为这样可以免除对儿子的刑事处罚。
    
    检察官指控其四处要钱,老牛却说:“我不会因15万元去要钱的,太小瞧我了,我是副厅级干部”、“给我送钱,我都躲”。
    
    老牛在法庭上,“牛”气十足,“爱子”依旧如故:“你们把我孩子放了,该认的罪我都认。”
    
    在法庭上,老牛和法官谈起了“交换”条件。
    
    和老牛一样,小牛对公诉人的问询回答也是:“不知道”、“记不起来了”,甚至检察官问其元庆公司的业务范围,他的回答也是“不知道”。
    
    山西省检察院一位办案人员透露,牛新民性格暴躁,无论是双规期间,还是侦查阶段,多次以剧烈方式对抗办案。
    
    朔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说,我们有近2000页的证据材料,有充分的证据、完整的证据链来证明牛氏父子所犯的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牛氏父子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焦炭集团窝案涉及商务部官员
    
    随着牛新民的落马,山西焦煤,这个被人称为“肥得流油”的行业,一批曾经呼风唤雨的人物纷纷落网。
    
    在山西焦炭窝案中,山西省焦炭集团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范萍,被指控在2004年至2005年间,利用手中的焦炭出口配额,先后两次收取贿赂216万余元。这一窝案还涉及山西焦煤集团副总经理杨学全及公司焦炭出口部负责人高杰。
    
    知情人士透露:“山西焦炭系列案涉及的官员主要是卖配额,也就是卖批文。该案不仅涉及焦炭集团内部人员,很多线索和腐败问题直指商务部的一些相关人员。”今年春节前,商务部外贸司工业品出口处处长孟丹被“双规”,随后被拘捕。她涉嫌私自发放配额并受贿。此后,商务部一名司局级干部和数名相关人员也相继落马。
    
     出处:《山西晚报》等大陆媒体(博讯记者:万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