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阅评论]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 问——第一次被3 辆车12个人跟踪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6月21日)
    
     2006 年6月 20日 星期二 于北京通州 BOBO自由城家里
     (博讯 boxun.com)

    
    
    下班回到家,困惑。我一边做饭炒菜,一边想:究竟什么原因,使得我昨天被非法软禁在家,今天一整天被 2-3辆小车、 8-12人跟踪?
    
    
    
    我是谁?我一边洗菜一边想。我是一个新婚的家庭主妇,今年 22岁,身高不足 160厘米 ,体重不足45公斤 ,外表不美不丑,脸色苍白憔悴。喜欢孩子,因此想方设法在艾滋病村协助志愿者助养了两百来名的孤儿;钟情文字,因此天天在Blog 上敲自己的心情,直到丈夫失踪,束手无策只好开始写事实而非情绪;体弱多病,脑膜炎后遗症让我常常忘记遇见的人和事,因此不得不依赖手头的纸和笔;思想简单、脾气执拗,见不得大鱼吃小鱼、人欺负人,无能为力哭鼻子也常有。
    
    
    
    我做了什么?我每天到公司上班挣饭碗,我每天为艾滋病组织做志愿工作,我每天写博客抒发心情,我奔波流泪找回失踪的丈夫,我 18号被公布获得"受难者家人奖",我听见陈光诚妻子在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和消息,忍不住偷偷地掉眼泪。
    
    
    
    昨天早上六点多胡佳离开家,计划上午去医院复诊拿药,下午去"盲人陈光诚事件"的记者见面会现场。结果七点我给他电话,发现他还在楼下的院子里,与十几个壮汉争执。我下楼才发现原来是北京国保总队和通州区国保支队的便衣警察,其中多为上次 41天绑架胡佳的参与者,还有负责小区的派出所警察,以及根本不认识的面孔。这些秘密警察把胡佳围住,并把楼外院子的铁门关起来。不仅粗暴得阻拦胡佳出去,也禁止我出去。邻居们清晨听到大声的争执,纷纷远远地围观。其中一个国保说:"无论如何,今天你们不能出去。"这是什么道理!没有法律文件、没有出示证件,单凭一句话"你们不能出去"就剥夺了我们的自由吗?以前即使是胡佳被软禁、失踪,我也从来没有被软禁过。为什么!我质问。国保打马虎眼,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我给朋友们电话,都说与"盲人陈光诚事件"的记者见面会有关的律师、朋友将近二十人全部处于没有行动自由的状况,记者见面会被迫取消。但是胡佳的药没有了,医生嘱咐必须去医院复检然后取药。力争了两个多小时,我们僵持在小区院子里,邻居们远远地看着听着议论着。国保见我们不肯屈服,几经电话请示上级,最终不得不同意胡佳去医院复诊取药,条件是我必须留在家里,胡佳必须乘坐国保支队的警车,另外国保几队人、数辆车贴身跟随胡佳,而且复查取药之后马上回家,不得与外界联系。
    
    
    
    我太愚笨了,竟不明白对方话中有话。往常害怕胡佳反抗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国保在可能的情况下,都极力让我跟着胡佳去医院,他们贴身"保护"。他们的意思,有我这个"人质",就不怕胡佳"逃跑"或"激烈反抗"。而昨天我竟然没有明白过来为什么国保不让我陪同胡佳去医院,也没有明白国保说的话"你今天必须待在家里"、"你的能量太大了,把我们害得够惨"真正的含义。
    
    
    
    今天早上我下楼上班,发现两辆车紧紧地跟着我,一直到办公室。无论我到哪里,都有戴着耳机的人窥视。中午我外出办事,竟然发现跟踪的车增加了一辆,换句话说, 12个人 3辆车跟踪我。这12 个人有男有女,个个比我高比我壮也比我年长。一辆白色现代车车前牌照"京FB8233 ",车后无牌照;一辆灰色马自达,车前牌照"京FE6034",车后牌照不明;一辆深灰色日产蓝鸟车前牌照"京 FC9288",车后牌照"京 EO9288"。我给朋友电话,他问我害怕不害怕,我说我不害怕但是很担忧。
    
    
    
    晚上回到家给"盲人陈光诚事件"的记者见面会相关的朋友打电话,都说昨天晚上已经撤除软禁和监视了。我的丈夫胡佳,傍晚和晚上外出,也没有发现类似以往的贴身跟踪。
    
    
    
    我感到一阵阵寒颤。我和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通电话,得知袁伟静和陈光诚所遭遇的软禁、绑架、孤立,我没有词语,残忍、太残忍了……是的,我和北京十几位法律援助律师协助了"盲人陈光诚事件"记者见面会的筹备。一切工作公开透明,并且明确说明是为了告诉大家陈光诚及其家属的近况。记者见面会被阻挠了,没有关系,不让大家开记者见面会,那我们就变换方式,目的只有一个,和社会各界保持沟通。律师们法律援助的工作亦如期进行。昨天晚上,原本被限制自由的律师、朋友,也自由了。大家谁也不会想到,就在昨天晚上,北京政法大学讲师滕彪的住宅楼下,在北京警察和小区保安的眼皮底下,陈光诚七十岁的母亲和三岁的孩子被一伙山东口音的彪形大汉劫持绑架到一辆无牌照车辆上,绝尘而去。今天早上老人和孩子被山东临沂的警察遣送到陈光诚家乡沂南县,被软禁在县城党校陈光诚四哥的家里,被告知不许回到乡村与陈光诚的妻子团聚。袁伟静可是老人的儿媳妇、孩子的母亲啊!她和怀抱中不满一岁的婴儿相依为命,家人的支持是多么重要!
    
    
    
    坐在电脑前,深深呼吸,平静自己。他们害怕什么?为什么如此害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最近多么反常!我的丈夫被警察绑架 41天至今无人为此负责;堂堂山东一个大省,竟然害怕一个盲人,还害怕盲人手无寸铁的妻子,软禁、绑架、殴打他们,拖着刚成为母亲的弱女子擦地而过,到如今竟然捏造罪名欲陷害这个盲人于牢狱。更反常的是,堂堂北京一国之都,竟然因害怕讲述一个盲人的遭遇而草木皆兵,在全城制造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事件,讽刺的是,被软禁的朋友中,一半是京城优秀的律师,其中不乏法学博士,那谁还能捍卫法律的尊严!更荒唐的是,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朋友们重新获得自由的时候,在北京东部不起眼的地方,十二个人三辆车紧紧跟踪一个年轻的弱女子。难道他们脆弱恐惧到害怕一个不满 23岁的女人吗?
    
    
    
    2004 年以来,我的丈夫胡佳,被跟踪、软禁、殴打、绑架的情形经历过无数次。而今天第一次针对我的限制和跟踪,让我感觉很恶心。恶心是一个女性在这样的情况下的本能反应。试想想,无论我在哪里,都有脑满肠肥的男人戴着耳机凑近偷听,拿着相机和摄像机偷拍,用鬼鬼祟祟的眼光监视并打电话汇报。甚至我在公共场所去洗手间,他们都朝洗手间的方向探头探脑看我"搞什么阴谋"。当我回到家,他们把车停在我的阳台下,如果不拉布帘,我的一举一动落在他们眼里,这又是多么恶心的事情。
    
    
    
    他们这种行为,让我感到深深的羞耻。我每个月辛辛苦苦挣一点点钱,不到 2000元的净收入,还要给国家上缴所得税。却用税金养活一批人高马大的家伙,来跟踪、监视弱小如我者的一举一动。 12个人的工资是多少呢? 24小时不间断的监视加班费是多少呢? 3辆车的油钱是多少呢?更何况天热为了开空调他们警车的发动机一刻不停地运转要耗费多少能源呢?偷拍用的照相机、摄像机、窃听器、手机和通讯费是多少呢?我不敢往下想,我为我的国家感到羞耻;我也悲哀自己,用税金养活国家机器中的零件来监控弱者。
    
    
    
    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知道。许多朋友询问我为什么打不开我的博客,我无话可说,我也经常打不开自己的博客。我的丈夫胡佳苦笑,说那些警察不跟踪我了,反而跟踪你,什么意思?我年轻不经世,不知道为什么,跟踪者也不会给我答案,只好请朋友们帮我思考思考。
    
    
    
    --
    金燕
    MSN: zengjy337@hotmail.com
    Email: zengjinyan@gmail.com
    Blog Address: http://spaces.msn.com/zengjinyan/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疾病事大-奇怪的流感案例-藏区的艾滋病忧虑
  • 曾金燕:宣告陈光诚的罪名,这意味着什么?
  • 曾金燕:高耀洁老师致谢
  • 曾金燕:缘-悟-禅-念
  • 曾金燕:新富平学校成立
  • 曾金燕:玛尼石堆-文革-历史的记忆出现断层?
  • 曾金燕:死和生一样自然,生却比死艰难。
  • 曾金燕:青海之旅--藏地的寺院
  • 曾金燕:无题-自省-不妄言-无所牵挂。
  • 曾金燕:一个小伙子-中央电视台实习生成功抓拍镜头
  • 曾金燕:骨气事小,面子事大-免费为艾滋病孤儿打官司
  • 曾金燕:住院一、二、三-片警电话要求提供胡佳情况(图)
  • 曾金燕:哦!爸爸知道了-雅虎的做法给我当头一击
  • 曾金燕:胡佳住院治疗-暂谢绝探望-答网友“茶人”(图)
  • 曾金燕:高耀洁医生痛失终生伴侣—《丁庄梦》后话(图)
  • 曾金燕:请还给受苦的女人一个完整的家!(图)
  • 曾金燕:请拨122、110-没有力量对付“贼喊捉贼”。(图)
  • 曾金燕:美好的鸡蛋-成为国家机器的零件(图)
  • 曾金燕:禽流感专题报道-尽可能转告亲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