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邓相超教授再发声:我是扼腕痛惜
(博讯2017年01月12日发表)

    作者 古莉
    
    邓相超教授再发声:我是扼腕痛惜


    网络上流传的邓相超照片
    DR网络图片
    
    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因在微博写否定毛泽东的言论,招至拥毛人士的围攻,被其所在大学行政记过,责令停职、退休。邓相超的微博被封,但他的声音继续在推特等社交网上出现,显示不少人认同他的观点。今天社交网传出一段据称是邓相超教授的感言。*
    
    邓相超教授:我已年过花甲,站了41年讲台。我经历过文革,我知道文革有多么荒唐,多么野蛮,多么血腥······那个人是以多么变态的心理而大开历史倒车!我害怕文革重来!
    
    然而,在网络上又不断出现文革的节奏。那么多的网络红卫兵——有人称其为水军,有人称其为小粉红。他们具有文革红卫兵的基本特质,文革红卫兵是奉旨造反,他们是奉旨发帖,奉旨骂人。一个又一个有社会家良知的人遭到他们的围攻谩骂!
    
    做为一名老教师,我对这些青年学子,为了所谓的承诺和少得可怜的“五毛”,而丧失人格和突破底线,久而久之他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无比的伤心和担忧;某些职能部门或者企业,他们对这成千上万的青年能使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大有文革领袖之遗风,我是无限的愤怒而又莫名的痛苦;
    
    看到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改革开放的局面——尽管大不尽人意,但却比那27年好了不知多少倍——被一点点腐蚀,左风阵阵狂吹,我是扼腕痛惜,却又是那样的无助
    
    邓相超获罪的言论中有一条是:“如果他45年死,中国少战死60万。如果58年死,少饿死3000万,如果66年死,少斗死2000万。直到 76年死,我们才终于有饭吃。他做的唯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死了。”
    
    30年河东,30年河西,邓相超事件凸显很多中国人已忘记文革时期的全民匮乏贫困与无休止内斗。中共当局显然也不想承认文革结束后他们自己的官方定论:文革是“党和国家遭受的浩劫”。有分析认为,这场浩劫是中共执政的大污点,严重影响合法性,因此最好将苦难变作怀旧,必要时歌颂它,甚至重演它。
    
    (来源:RFI)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7/01/2017011201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